TAKE me baby, or LEAVE me

© 莲久凉。
Powered by LOFTER

【明宝】所见


/明宝,网剧衍生
/脑洞太大产出的一个段子,可能是个鬼故事?
/不要较真,随便写写,我也不知道自己在搞什么。
/还是回大号放飞开心。



(一)
这已经是秦明第三次在回家的时候遇见这个姑娘了,她总是和自己坐同一班电梯上楼。大概是新来的邻居,他也没什么兴趣认识。
只是见的次数多了,总忍不住会去观察她。
短发,总是打扮的很男孩子气,大框眼镜,要不是一双高跟鞋敲在地上哒哒作响,大概会被误认为秀气的男生。
电梯开门的时候里面空无一人,秉着女士优先的原则他在她身后跟着进去,两人并肩站立。他按下十楼,再为她按下九楼。
“谢谢了。”她刚想伸手就看到秦明为她按了楼层,小声道谢。
秦明没有说话,冲她点了点头,直盯着楼层面板,不停地往上跳。
五、六、七、八……九。
电梯停下了。
女孩子踩着轻快的步伐出了电梯,回头还不忘冲着秦明挥了挥手。

(二)
秦明第三十次在电梯里遇到这个姑娘的时候他准备问问她叫什么名字。一连一个月都坐同一部电梯或许真的是一种缘分,更何况他的工作时间不稳定,没想过她的时间竟与自己如此重合。
走进电梯,上升,面板上的数字跳动,很快就接近了九。
他清了清嗓子,问:“我可以……”
话未说完被电梯到达的铃声打断。
他看着走出去了的人,用一秒做出了跟上去的决定。
可踏出电梯他就傻了眼,这并不是公寓楼应该有的样子,他好像闯进了一个一片狼藉的酒吧。
摸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十月三十一日,没什么特别的。他在向外穿梭的人群中费力地向里挤,直到走到吧台附近围了一圈人的地方。
秦明一眼就认出了林涛,他正插着腰站在那里,看到他来了,连忙招呼:“老秦,你终于来了。”
虽然觉得有哪里不太对劲,但他还是穿过警戒线进去询问情况。
“被害人就好像突然从天上掉下来的一样。”林涛揉了揉鼻子,“谁都不知道她是怎么出现的,就突然躺在了地上。”
他蹲下去,查看身上的伤口之后动手去掀她脸上的面具,“身上的致命伤是腹部的刀口,一共三刀。”
“现场已经固定过了。”林涛在另一头冲着他喊,“带回去尸检?”
“这样最好。”秦明点头,将面具拿在手里,低头查看面部,却愣住了。有些不对劲,她看起来就是那个他在电梯里遇到的人。
林涛转完一圈现场回到原点的时候见秦明还愣在那里,拍了拍他的肩膀,“怎么了?”
“没事,回局里吧。”秦明把面具捏在手里,起身,看着同事将尸体装进袋子。

(三)
这是第一百天了。秦明进电梯的时候也遇到了她,就好像成了习惯一样,和她等同一班电梯,上楼时为她按下楼层,然后并肩度过那么一分钟沉默无言的时间。
之前遇到的案子好像他做了一场梦一般,第二天回到局里的时候并没有那么一具尸体躺在他的解剖台上,也没有什么从天而降的案子。回家时也依旧看到了她在等电梯。
他很想问她,你是谁?
可是她只是冲着他笑,眼睛里闪着光芒好像在问:“这位住在我楼上的先生,有什么事吗?”
他抿了抿唇,最后把问题都咽了下去。

(四)
第三百天。秦明已经开始惊讶自己能把日子记的那么清楚。
他觉得他和她或许已经拥有了某种心照不宣的默契。同一部电梯,同样的时间。
只是她今天却主动和他搭了话。
“谢谢你一直帮我按电梯来着。”她的声音挺甜,秦明在心里做出评价。
“不客气。”他答,“每次都等同一部电梯也算是小概率事件了。”
电梯来了。她先走了进去,卡着门把两层楼的按钮都按了,才让开门让秦明进去。
电梯上升得很快,一眨眼的功夫就停在了九楼。她冲他挥了挥手,走出电梯,在缓缓关上的门缝里冲着秦明做了个鬼脸。
秦明不明所以,踏出电梯的时候还在想今天究竟是怎么了,尽管他还是没来得及问她的名字。

(五)
“老秦,之前那个案子的受害者找到了。”林涛进办公室敲门的时候人还没进来就听到了声音。
“放着吧。”秦明低着头写着东西,进来案件高发,他也是忙得脚不沾地,不过他很快反应过来,“哪个案子?”
“就是之前酒吧那个。”林涛把文件夹放在他桌上,回答的时候语气里有点疑惑,“你不是不记得了吧?”
“没有。”秦明一口否认,“去年十月底的案子,怎么用了那么久。”
“我也不知道。”林涛无奈,“你看看吧。”
秦明停下手里的笔,打开文件夹翻到血型比对和dna比对那一栏,最后是档案。从下往上翻,他最后才见到照片,是那个每天同他一起等电梯的女孩子。
姓名栏里明晃晃地写着:李大宝。

(六)
秦明已经很多天都没有在回家的时候遇到人了。他有时候习惯性地按下九楼之后才会惊觉并没有人会和自己同坐一部电梯。
大概是再不会遇到那个姑娘了。

评论 ( 13 )
热度 ( 3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