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KE me baby, or LEAVE me

© 莲久凉。
Powered by LOFTER

【老九门/八九】拾遗之六

拾遗之六

/八九无差

/我居然还会写这对,不可思议

/给 @CountDracula | 档案时间 1871-1943 的生贺,我也不知道我在写什么,你看出什么了的话大概就是看出来了(。

 


齐铁嘴觉得自己可能天生和“下斗”这件事情反冲,无论是和佛爷下斗或是和其他人搭伙,总能因为有意无意的奇怪理由而身陷囫囵。被困在耳室里不敢随意动弹的人在不知道多少次试图通过喉咙吼的声音来找到一起下斗的人但是失败了之后,只能坐在这个画了八卦阵的墓室的中间,边计算着阵法转动的速度,边等着是不是会有人来救援。

这个喇嘛是解九夹的。说来也奇怪,他们这末两门就因为人丁稀少,已经几乎不怎么往地下跑了,齐铁嘴下过的斗八成都是被张大佛爷硬拉过去的。但解九突然到齐铁嘴那个小算命摊子说起有个斗只能自己下的时候,这向来胆子小的算命先生没多犹豫就答应了下来。他说不出为什么,也许是因为他不舍得对解九说出个不字来。

解九手下的伙计倒也没有什么生手,反倒是觉得久不下地筋骨都不活络了的。至于解九,那副打扮好像他是去谈生意的而不是下斗的,再带上一个齐铁嘴,看起来倒是组了个二人古墓观光团似的。

“小九你这回偏要叫我来是有什么只有我能解的东西吗。”齐铁嘴来的时候,解九的伙计们已经开始挖向下的盗洞了,他也插不上手,就和解九一起站在边上闲聊,顺便了解情况,“看你手里的那份地图,这墓没什么特别的地方。”

“墓基本上已经空了。”解九把地图摊在他们两人之间,“据我家的老人说,这个墓其实还有几个密室,那才是我们要去的。”

“又是上一辈留下来的?”齐铁嘴扳起手指算了半天,“看位置,这个墓也不是什么凶险的,既然有人下去过,那应该还不算复杂。”

“这才是我担心的地方。”解九指着地图上空白的地方,“上一次活着回来的人说这个墓里有阵法,所以我才找了你,想着总能破解一二。”

“但我从没听人说起过这个墓。”齐铁嘴放下了自己还在算的手,叹口气,看着伙计开挖的方向,没再去看那图,他得做好准备,免得一下墓又被搞晕了头,“你们家的?”

解九摇头,从口袋里摸出洋烟来,这细卷烟放在这儿可是稀奇玩意儿,自来火一点放在边上。他戒了大烟之后偶尔会点根洋烟,不过也抽得不多,只有在想事儿的时候会拿出来。齐铁嘴闻到烟味儿看他一眼,摇头晃脑地从他手里拿走了烟,他自己是不会碰这些的,也就只能拿着,“我有时候也觉得奇怪,你这瘾怎么就戒不掉呢?”

被问到的人原本还在看地图,听他这么说抬起头来,“你都说了是瘾,怎么可能戒得掉。就和你去哪里都要算一卦一样。”

齐铁嘴听到他这话还想反驳他算卦是习惯,和他抽烟这件事完全不可以同等而言,却被那边说下去的路通了的声音给打断了只得作罢。

 

解九发现齐铁嘴走丢了的时候,早就不知道人去了哪里,这个墓室里的密道比他的地图上标注的要来得多得多,根本没有办法一一提醒跟在自己身后的人小心些,但转念一想,齐铁嘴虽然鲜少下斗,但也不是什么新手了,不至于一个机关就把人给弄得回不来了。更何况走丢了就没了联系方式。

他突然想到没了联系方式这件事,只得停下了脚步,他们已经走到主墓室前了。让所有人原地休整,解九带了个人原路往回去找人,也不知道齐铁嘴到底是跑进了哪个耳室里。

说实话,齐铁嘴不觉得自己是什么胆子小的人,做这一行的,要是胆子小些,那东西还没搬出去就该把自己吓个半死了。他只是为难,这地上的八卦阵不断变动,让人有点摸不着头脑,找不到他变化的规律。说来这机关八卦是他的主战场,但遇到这种难缠的,总得多花些时间来找找规律。

他想起自己上一个去过的大墓,洞穴和墓室相连,按照不同的方位实时变化,怕是他见过最精巧的墓室了,这里不过是一个低阶版本的,只需要在不断转动的阵法里找到一个生门就可以了。他已经算了出来,只需要跟上这墓室旋转的速度,就可以走出去了。

几乎是一墙之隔以外的地方,解九带着伙计还在找这耳室的入口,不像是墙上的机关或是地面的暗道,这耳室藏得隐秘,不知道齐铁嘴是怎么掉了进去的,又能不能完好无损地出来。他手下带了炸药,看老板不知所措的样子悄声提议干脆炸开墓道墙壁,看看能不能找到墓室。却被他否决了,毕竟谁也不知道这堵墙塌了之后会有什么后果。只能分散开来四下找起机关。

寻找的过程中,他有听到细微石壁转动摩擦的声音,却找不到位置,最后有些气急,靠在墙壁上看着地图,却不知道自己到底碰到了哪里,石门应声而开,害得他差点因为重心不稳摔下去。

他有些狼狈地调整好重心,回头看见齐铁嘴正从这道可能也就一人宽的石门中走出来,倒是没什么狼狈的样子,反而倒是有点得意,“我就说这种密室怎么可能难得倒我齐铁嘴。”

“难不倒你,不过你能不能说一声?”解九听到他那话摇头,把还在附近的伙计们都叫回来,看齐铁嘴出来之后他身后的门应声合上了,又去摸了摸那石墙,“这墓室的机关在哪里?”

“我不知道。”齐铁嘴摊开手站在边上看他研究,“可能也就是碰巧,不过里面倒是个八卦阵,也许是转到某个位置的时候就会打开。”

“要是把你给丢了我可没办法交代了。”解九把整个石壁再检查了一遍,没有找到什么能打开门的机关,也就放弃了,将手里的地图摊在石壁上补充了一块区域。齐铁嘴就凑在他边上看着他画,太过无聊就动手摸了摸解九露出来的后颈,像是在逗猫一样安慰着他,“我这不是出来了,那个八卦阵不难解,就是一个时机。”

被摸了后颈的人直想躲,手下写地图的字都抖了几抖,齐铁嘴看到了,更加起劲,直到解九抬手把他的手从自己身上弄了下去,才不再捣乱了。解九这时候也差不多画完了地图,将笔收进口袋里,也没回头,“你如果实在太闲了,下次去摸狗五的三寸钉去。”

“别啊,小九,他那只狗谁不知道他宝贝得很。”齐铁嘴连忙跟上他,“碰一下我能被他瞪一天的。”

“我就不会瞪你一天了是吧。”解九突然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好像的确没办法反驳他的话来,“把我吓死了可能就没人给你买单了。”

“你这是什么话。”齐铁嘴摸摸鼻子,快走两步跟上前面有越走越快趋势的解九,“我要是把你给吓死了,所有人都要找我来算账的,我可不想。”

解九的伙计跟在他们身后看前面要吵起来了的两个人,面面相觑。他们少见自家家主能有那么多话来的,平日里除了和人争合同的时候之外哪里看得到这幅光景,倒是伙计们不习惯起来了,毕竟这年纪轻轻就担当起了整个解家的人平日里向来稳重的。

齐铁嘴也笑,他顾着和解九斗嘴,总是要惹惹他才觉得开心,也总觉得这样来看,这解九才更加有人气点,平日里什么都闷着的,总显得死气沉沉。解九到底是年纪小些说不过他这一副铜牙铁齿的,很快就败下阵来,转身握住齐铁嘴的手腕不让他走了。

“有事?”齐铁嘴有点懵,解九突然停了下来,他一直在旁边跟着走有点刹不住车,顺着惯性要往前冲过去,还好被人拉住了。

“我只是想,你这张嘴是不是该堵上会比较好。”解九垂着眼睛,没去看齐铁嘴,握着他手腕的手忍不住摩挲着那一截露出来的皮肤,“我又没说撞见密室是你的问题。”

“你没在听我说话。”齐铁嘴对天翻了个白眼,“我是在问你,这个墓到底有什么需要你再下来一次的。”

“老一辈丢了东西在里面,让我来找而已。”解九把地图卷起来给他,“我之前来找你的时候就说过了。”

“在主墓室里?”齐铁嘴抽过地图自顾自翻了翻。

“可能吧。”解九看他打开地图指了指他们还未进去的地方,“我也不想因为下来找东西再丢了个人。”

“我可比东西难丢多了。”齐铁嘴晃着脑袋,把地图合起来,“那你现在是等着东西自己蹦出来吗?”

“我是在想,”解九摇头,“跟你在一起,可能找不到了吧。”

 

 



我也不知道是TBC还是END我好困啊我去睡会儿(……

评论 ( 1 )
热度 ( 1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