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KE me baby, or LEAVE me
玻璃心一级选手

© 莲久凉。
Powered by LOFTER

【镇魂| 楚郭】蜉蝣散记 其一

/楚郭

/甜的。大概就是带着记忆转世回来试图装大尾巴狼套路老楚失败的小郭的故事。

/功德厚就是好啊。一特调处全都是看热闹和送助攻的戏精。

/惯例警告内含我流OOC和不吃药和更新奇慢。基本上用的还是书版设定。

 


楚恕之才没有功夫去找镇魂灯芯的转世,但是那根傻乎乎的灯芯不知道为什么会自己送到他面前来。

 

 【其一】

当楚恕之终于还清了功德枷的事儿遗留下的那些欠赵云澜的人情债,人间早就不知道过了几个春夏秋冬。

对他们这些在镇魂令手下干活的人来说,干多少年都没什么太大的区别,插科打诨的同事们和混蛋领导以及混蛋领导的家属来来去去小几百年都不带个人事变动的。因此真到了天下太平、无事可干的时候,楚恕之甚至考虑过干脆找个地方把自己埋起来睡个好觉之类的事情(只可惜赵云澜决不答应这事儿)。

那些促使他走上尸道的前因早在成年累月的修行之中化作了骨血里的东西,变成了本能也变得淡薄。而他也说不清自己为什么在还清了那些本就该还的东西后仍然在人间行走,若是没有执念,这话说出来就连大庆的猫脑子都不会信。

按照赵云澜的话来说,“小郭在的时候老楚还有点人样,等小郭走了,就又变回那个只有在黄土白骨周围才觉得自己自在的楚恕之了。”

他对这话不置可否,甚至在给自己的辞职报告打草稿的时候,顺手把“领导觉得我不能融入集体”这种谁一看都知道是瞎扯淡的理由给写了上去。可谁想这报告还没打上去,就被赵云澜给压了回来。

“老楚啊,我可是听判官说,生死簿上,你等着的人又入轮回了啊。”赵云澜这天神秘兮兮地来敲敲楚恕之的桌子,在后者反应颇大“啪嗒”一声合上了眼前正在写什么东西的皮面本子的时候往后跳了一步,顶着楚恕之那个谁被他瞪了都觉得自己要被削的眼神,拖着音调把话给说完了:“没准你很快就能见到他了。”

“我没有在等什么人。”楚恕之瞟他一眼,不耐烦似地挥挥手,希望这个聒噪的头儿赶紧离开自己的视线。自从赵云澜找回了属于昆仑的记忆,又跳出轮回之后,就变得更加欠揍。他叹气:“你那个破灯的灯芯转了那么多次世,积的功德都够让人起死回生好几回的了,他再多转几次又管我什么事?”

“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偷摸着让沈巍去帮忙翻了好几次生死簿了啊。”赵云澜拍拍楚恕之的肩膀,往自己办公室走的时候还没忘记让楚恕之跟上。他是真不知道为什么他手下这些人一个赛一个的别扭,他说不出道理,最后把这些都归结给了心理扭曲。

他还记得林静离开前那阵子总是念叨着谁也听不懂的东西,写了成打符纸放去仓库,做完这些后这不靠谱的酒肉和尚往他桌上丢了封辞职信,附带一打他号称能够辟邪的自拍,定定地冲他拜了三拜,就再也没有出现在他们任何人面前。

赵云澜虽从未明说,但他着实讨厌离别,要是可以的话,恨不得让周围这些人永永远远跟在他身边到下一个世界末日才好。

楚恕之对他的举动不明就里,不过还是跟了上去。他太阳穴隐隐跳动,总有不太好的预感。

他推开赵云澜办公室的门进去的时候,办公室里赵云澜不在,只站着个捏着通知书一脸局促正四下张望着的生面孔,说是生面孔到也不那么准确,这脸倒是似曾相识,可他知道这不是那个人。

就那么一眨眼的功夫,也不知道神通广大的昆仑君跑到哪里去了,楚恕之在大开的门上敲了三声,问得有那么点不耐烦:“赵云澜人呢?”

“大概出、出去了。”

这“新人”声音清亮,还有那么些耳熟,让楚恕之的额角跳得更加厉害了。就跟每一次他有意无意看到郭长城的转世的时候冒出来的不知道是第六还是第七感的反应一模一样。

时间久了他觉得自己或许能够理解斩魂使看着赵云澜的时候为什么会有那种克制而热烈的眼神,因为你如果偷偷注视同一个灵魂看了太久,也会练出那样子的动作来。可是他早就明晰自己对再掺和一次“郭长城”的人生没有兴趣,这个在郭长城死去的那刻就做出的决定让他只犹豫了三秒,就决定假装什么都没发生,在赵云澜回来之前转头就跑,最好再随便找个借口请个长假之类的。

可赵云澜像是算准了时机一般,在他转身的那一刻将他一把堵在了办公室门口。
“走什么啊,老楚?”赵云澜笑呵呵地拦住了他的去路,把人往房间里一推,顺便把门给带上了。他总有种错觉,觉得自己这个领导当得操碎了心,手下人没一个安分的不说,就连他们的个人问题都需要他来挨个操心。

而赵云澜从没意识到过一件事,也从没人告诉过他这点,沈巍没说过,魑魅魍魉神神怪怪们更不会说,那就是任何单方面经过孟婆汤洗礼后的再次遇见都是令人不知所措的巨型尴尬现场。

楚恕之看看赵云澜,又看看那个不知所措的新实习生,一言不发地在赵云澜会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他黑着脸,再加上他一身黑的打扮,几乎快和那个黑色的沙发融为了一体。他在赵云澜的注目礼里坐好,冷哼着冲他毫无威严的领导开口:“有话快说没话我还要接着写我的辞职信去。”

“别想了,你那辞职信我是不会批的。”赵云澜随口答了一声,在办公椅上坐下又点起烟,问那新来报道的年轻人要过了报道材料,看完基本信息之后猛然抬起头来,直到快把人给盯毛了才开口,“郭长城是吧,你就给边上那个冷着个死人脸的老楚带了,三个月后看表现决定是否转正。”

黑着脸的尸王没有答话,他蓦地想起自己第一次见到郭长城时候后者吓得差点抖成了个筛子的模样,小百年的岁月过去,转过几世的人看起来倒没记忆里的那个那么胆小了,他不敢确认,就只能冷着脸冲他点了点头,姑且当做招呼。他吃不准赵云澜在一脸扭捏的郭长城背后冲他挤眉弄眼到底是个什么意思,也不想搞明白。

房间里的气氛僵持了几分钟,直到郭长城脸上的表情都快要绷不住了,楚恕之才转开视线,“话说在前面,我不是什么好师傅。”

 

 

TBC

评论 ( 6 )
热度 ( 13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