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KE me baby, or LEAVE me
玻璃心一级选手

© 莲久凉。
Powered by LOFTER

【法师组】The River Flows Frozen

CP:Loki Laufeyson/Steven Strange

分级:PG-13

警告:混合设定,任何bug都是我的问题。其实是个恶搞向(。

 

Summary:至尊法师是个惹人烦的天杀的工作,洛基上任的第一天就想把这份工作还给斯特兰奇。

 


正文:

洛基不知道属于中庭至尊法师的这条惹人烦的红斗篷是怎么流落到阿斯加德来的。

他只知道当他见到它的时候,它看起来糟糕透了——碎成了那么多片的斗篷怎么看都不能称得上“好”。他是循着呼救声而来,却不知道在世界树之下发出呼救的是这样一件魔法物品。他撇撇嘴,刚想离开,却又顿住了脚步。

最近中庭算不上太平,这件事他是知道的,但他并不知道史蒂芬·斯特兰奇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才让这个和他形影不离的斗篷沦落至此。就从斗篷的样子来看,怕不是什么好事。不过他才懒得去深究中庭发生了什么,天塌下来总不会要他去扛。他只不是起了些恻隐之心,不忍看到这么一件灵性的物件就此成为不值钱的擦地抹布罢了。

他觉得这样或许能说服自己,一切都是好心作祟。他尽可能地捡回了斯特兰奇的斗篷碎片,然后将它们缝了起来,尽管看起来不那么好看,但至少斗篷还是那件斗篷。

“要我带你去找主人吗?”洛基收起针线,在缝起来的斗篷里注入了一点魔力,看着它在自己面前悬空漂浮起来,用袍角蹭了蹭他的手掌,“我就不指望你能告诉我中庭都发生了什么了。”

那斗篷干脆搭在了他的身上,半是拖拽半是领路地带着他离开了阿斯加德。

故事之神已经很久没有到过中庭了,自从这里的保护者警告他不要来威胁地球(在这件事上他觉得莫名其妙,却无法反驳)之后,他就尽量小心不去触碰这条底线,毕竟他也不是很乐意每一次来地球都会被什么人请去盘问一番“你究竟是来做什么”的。

但是,好吧,说实在的,在他经历过死亡和重生之后,他始终想要辩解自己已经不是从前的自己,也不想再成为某个时间线上的未来里的邪恶存在,可惜总没有人听他的。

跨过彩虹桥的终端,踏上纽约坚实的土地的时候,洛基带着斗篷直接站在了布利克街177A的门口。维山蒂的纽约圣殿安静过了头,他敲了敲门,发现没人在家。“看起来你只能自己进去了。”洛基将那顶和自己根本不配的红色斗篷从肩膀上拽下来,斗篷像涂了胶水一样牢牢黏在他的说上,他根本没办法将它甩在厚实的木门上然后一走了之。

洛基无奈之下用空着的那只手从裤兜里掏出手机,在通讯录里翻出属于史蒂芬·斯特兰奇的号码(对,他的手机里有几乎所有复仇者和恶棍们的电话),在犹豫着是打电话还是发短信的时候,一道魔法门出现在他眼前。这又他妈是什么情况?他在心里骂着,用力甩手想把斗篷丢进去,却被它一起扯了进去。

门后是一个他从没见过的地方,他甚至听不懂头顶上巨大的神明都在说些什么,但他不意外自己看到了斯特兰奇的身影。这倒是省了他寻找的力气。他收起手机,想要走过去插入他们的谈话,却发现这或许不是个好时机。

“……我们认定普通人没有办法再胜任至尊法师这个职务。”

“但我赢得了这场试炼!”斯特兰奇咆哮着,“我已经担任这个职务很久了,我熟悉这一切。”

“很可惜,我们有了新的人选。”维山蒂的神明却是毫不留情,“瞧啊,他来了。”

斯特兰奇的目光四下巡梭,很快看到站在墙角黑暗里的洛基。被看见的人冲他招了招手,正忙着同他的魔浮斗篷搏斗,而且一脸的迷茫。再一次,他根本不知道这都发生了什么,可斯特兰奇直盯着他,让他觉得自己怕是要被这个中庭法师给看透了。他咳嗽了一声,从黑暗里走出来,“谁能给我解释一下这都是什么情况?”

“洛基·劳菲森。”洛基听到自己的名字抬起头,看到上方的神灵直冲着他微笑,让他浑身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我们想将这个国度的至尊法师的职务交给你。”

“我……什么?”他大喊出声,根本不相信自己听到的话,这太离奇了,“能请你再说一遍吗?”

“维山蒂希望由你来担任这个国度的中庭法师。”

“为什么?”斯特兰奇和洛基的疑问一同响起来,他们互相对看了一眼,落魄的法师和状况外的神明都对眼前的状况不知所措。斯特兰奇咳嗽了一声,补充道,“他甚至都没有参加试炼,也没有任何资格。”

“洛基。”维山蒂并没有理会斯特兰奇的话和洛基在一旁的附和,“你一直想要做些好事,想要帮助这个世界,对吗?”

“这么说倒也的确没错。”洛基弯了弯嘴角,在斯特兰奇不赞同的眼神里看到了某些质疑,“但为什么是我?”

“这是维山蒂的判断。”

在斯特兰奇表达自己的愤怒并被噎了个够呛之后,洛基决定暂时收声。等到他们回过神来站在纽约圣殿的门口的时候,他依然觉得整件事情发生得太快让他目瞪口呆。这算什么?他看向同样站在他边上没有回过神来的斯特兰奇,张了张嘴,“所以,我这算是,抢了你的工作?”

“你知道就好。”斯特兰奇对天翻了个白眼,看到那件遍体鳞伤的斗篷仍然黏在洛基身上的时候忍不住抽了眼角,他摁着太阳穴觉得事情开始向他无法控制的方向进行了,“进来吧,既然现在你是至尊法师了,那圣殿也是你的了。”

“那你呢。”洛基跟在斯特兰奇身后,走进光陆怪离的客厅,越过地上的藤蔓,冲着角落桌子上的小蛇打了个招呼,虽然没得到回应,但他觉得这里还算得上有趣,“听起来就好像我不小心抢了你的工作之后还得抢了你的房子。”

“我们都没得选。”斯特兰奇径直穿过客厅,走进自己的房间,打开衣柜开始打包里面的东西,他的衣服不多,能带走的就更少了,他把要带走的东西都装进背包,“维山蒂说起来和你们北欧神一样,都是不讲道理的神明。”

“我可不觉得我们不讲道理。”洛基尖叫着堵上门,不让斯特兰奇离开,“好了,听着。”他在斯特兰奇不赞成的目光里终于靠蛮力把身上的斗篷扯下来丢到了对方身上,拍拍手,“所以,你的意思是,你没有能够把这桩差事揽回去的能力。”

“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斯特兰奇叹了口气,背起包,试图绕过洛基的阻挡,他自己也颇为无奈,他想埋怨,但他无法对着洛基将满腔的怨愤说出口,“好好干你的吧。”

“嘿,你等一下。”洛基在他身后大叫,“这就完了?你一点都不在乎这个工作吗?或者你不准备留下告诉我我都要做些什么吗?”

“你应该很清楚自己要做什么。”斯特兰奇没好气地回答他,“这不就是你一直想要做的,保护世界。”

 

现在,洛基坐在图书室里,翻着他根本不想看的语言写成的魔法书。

得了。他合上书,再一次承认自己真的不适合这个工作。他总觉得自己在好心办坏事。无论是在泽尔玛身上,还是斯特兰奇身上,或者是在周围的任何一个人身上。他不得不承认自己好像又搞砸了什么。透过窗子他还能看到斯特兰奇抱着那条无辜小狗的尸体离开的背影,就跟之前他离开纽约圣殿时的背影别无二致。

他还能做什么呢?什么都不能。他想要打开那扇门,想要找到辛格松之流放究竟是什么,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就算得到了这种力量又能真的去做什么。保护中庭或是保护这个宇宙?这个宇宙早就被毁灭过不止一次了,千疮百孔,甚至不值得他来拯救。他只是想做些好事。他又翻过一页书,那些如蚯蚓一般的文字在他眼前浮起来,他动手将它们从自己眼睛前赶走。

他并不意欲抢走属于斯蒂芬·斯特兰奇的一切,他甚至到现在都没有弄清维山蒂为什么非找上了自己,但,好吧,既来之则安之,他想。他也已经渐渐习惯了这种生活,他能看见以前发现不了的事情,这让他能做更多。他甚至不止一次向斯特兰奇提出邀请,无论是短信、电话、邮件还是推特留言,他都试图想让他回到圣殿里来,可惜每一次都被拒绝了。

洛基始终不知道这固执的人类法师的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他并不想赶他走,但是他几乎是主动地离开了,甚至不给他一星半点反驳的时间。

“就好像我不能有个顾问或者之类的东西一样。”洛基在泽尔玛进来的时候冲着她直抱怨,“我甚至看不懂他那些乱七八糟的魔法书!”

“得了吧你看得懂。”泽尔玛丢下一杯咖啡,看了眼飘在半空中老神在在的阿斯加德神,“你只是在想找个借口把斯蒂芬给弄回来。”

“为什么不呢。”洛基打了个响指,咖啡杯自动悬浮到了他的手边,“我欠他的东西足够他去阿斯加德找麻烦了,他的工作、他的魔法、他的狗、他的学徒?而且我有一大堆的问题需要他来回答——比如他到底在地底下关了什么——把他弄回来会是个好主意。”

“你想怎么做?”泽尔玛捡起一本被洛基丢在地上的书,将它塞回书架上,“斯蒂芬大概会是那种找办法和你打一架把一切夺回去的人,他总会找到办法的。”

“总会有办法的。”洛基放下咖啡杯,双手合实,“说实话你们人类的破事儿真的多。”

“你不用一次次提醒我你是个神的。”泽尔玛笑出了声,她收拾好了书房,准备离开的时候问:“需要我回避一下吗?我正好要去买点东西。”

“你可真是够贴心的,泽尔玛。”洛基冲她挥了挥手,“快去吧,好姑娘。我搞定了会给你发消息的。”

 

说实话,尽管嘴上说着自己能搞定,但洛基心里其实并没有什么底气。

他打开了空间门,几秒之后斯特兰奇就一脸莫名其妙地掉进了圣所,被洛基用魔法牢牢按在了一个舒服的沙发上。

“搞什么?”斯特兰奇恶狠狠地盯着他那位因为废寝忘食地寻找资料而胡子拉碴的继任者,对自己被绑架回到圣所这件事情感到了百分之二百的愤怒。

“我想不出什么不粗暴的办法了。”洛基摸了摸鼻子,拉过另一把椅子坐下,“我想和你谈谈。”

“我不觉得我们有什么可谈的。”斯特兰奇说,“有什么事情不能打电话?”

“你把我的电话、圣所的电话甚至泽尔玛的电话都给拉黑了。”洛基憋着嘴一副无奈的样子,“放心我有记得帮你把诊所关门了。”

这不是重点。斯特兰奇烦躁地想髯自己的头发。洛基,这个该死的可恶的北欧神从最开始就搞错了切入点。他没兴趣和他聊家长里短,几十岁的成年人和重生不久的神谈论这种话题总让人觉得是乱入了某种恶俗喜剧。他只想要个结论,比如洛基到底是霸着至尊法师的位置还是干脆把这个工作让还给他,他是个很绝情的人,他以前可以和过去的外科医生生活一刀两断、现在也可以不再加入至尊法师的生活。

“说实在的,老兄,我以前都不知道你的工作那么烦人。”洛基开口的时候听起来完全就是揶揄,“地球上的魔法生物和它们搞出来的乱子比我想得还要多。”

“你没得选,这是工作需要。”斯特兰奇冷哼了一声,转开视线,看起来一点都不想和洛基好好聊聊,“你完全可以继续去做你逍遥自在的恶作剧之神,除了我也没人在乎地球的至尊法师会不会把这个维度搞得一团糟。”

“我可不想把地球搞得一团糟,地球人多有意思。”洛基挥挥手,不知道从哪里飞过来两个咖啡杯,他喝了一口之后被烫得直吐舌头,“你也很有意思。”

斯特兰奇这回又翻了个白眼,他这时候才发现捆着自己的魔法被放松了。他咳嗽一声坐正,接过洛基递过来的杯子,陶瓷杯渗透出比以往更甚的热量,使他冰凉的指尖暖和了一些。他不喜欢咖啡,他的胃没法承受大多数的正常食物,这是用魔法的代价。他也听说了洛基的事迹,旺达曾经气冲冲地问他说“你知不知道那个恶作剧神说‘我们之后都不用付代价了’?”

他当时是怎么回答的来着?哦对了,“我已经不是至尊法师了,我管不着。”他又看了一眼洛基,发现恶作剧神正一动不动地看着自己,好像他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发自内心而不是为了耍某些花招一样。

“如果我不知道你的本性,”他从自己的思绪里抽离,“我都要把你说的话当真了。”

“是不是每个人都需要我解释一遍,我并不是从前的我了?”洛基厌恶这个话题,“鉴于我只知道你这一个至尊法师,我想知道你是怎么搞定一切还在圣所里藏了那么多东西的。”

“每天睡三小时全年无休。”斯特兰奇答得飞快,“至于其他的,图书室里的东西全能给你答案。”

“你的图书室里可没哪本书写了你的圣所地下封着什么。”洛基说,“还有那个咒语,‘辛格松啥啥啥的’,我知道你找到它了。”

“这是两个我准备带到坟墓里去的秘密,地底下的那个你不会想放他出来的。”斯特兰奇瞟了洛基一眼,这是他今天的第几个白眼来着?他数不清楚了,“还有,那个咒语叫‘辛格松之流放’。”

“管它呢。”洛基嘟囔着,斯特兰奇的嘴向来很紧,他也得不到什么能用的情报,“你知道把这个维度的魔法恢复一点有多难吗?这里就好像完全被榨干了一样。”

“战争总会有牺牲品的。”斯特兰奇的视线随着洛基身后飘来飘去的斗篷不停移动着,假装自己没有在看洛基,“这部分我倒是可以解释一下发生了什么。”

“你忘了我是故事之神,我知道你之前都干了什么。”洛基捞过放在空中的咖啡杯,又喝了一口,他的声音回响在陶瓷杯子里,“我只是在抱怨工作量而已。”

“那没什么好抱怨的。”看起来更年长的地球法师连连咂舌,“做好人从来都不容易。”

“得了,那些话你不如留着和泽尔玛说。”洛基还捧着他那杯咖啡,只不过被呛得咳嗽了好几声,“或者你的其他朋友也行。”

“说起她,泽尔玛去哪儿了?”斯特兰奇环顾四周,他终于把手里的咖啡杯放下了,这玩意儿对他而言除了当个暖手的东西没有任何用途,他把杯子丢给洛基,后者接下了之后把手里的空杯子丢进了什么深不见底的地方。

“她回去了。”洛基接着喝他的咖啡,他的确喜欢这种饮料,而且完全不担心咖啡因过量猝死,“或者说我把她支开了,这毕竟是个私人谈话。”

私人谈话。斯特兰奇把这个词组在舌尖过了一遍,毫不客气地嗤笑出声,他在指尖聚起一个微弱的魔法(这是他现在所能做到的极限了),那种光芒很快消失在他的指尖。洛基正斜着眼睛看他做的一切,在那之后连忙补上自己的后半句话:“你知道我寻思着自己需要个顾问之类的。”

“那你也不该找上我。”完全没注意到自己其实是被邀请了的斯特兰奇摇了摇头,“我帮不了你什么忙,或者说一个凡人来给一个神当顾问本身听起来就很荒唐。”

“这一点也不荒唐。”洛基回答道,“我总得找个借口才能把你留在这儿。”

“什么?”斯特兰奇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瞪大了眼睛直盯着洛基,他不确定自己所听到的话到底是不是幻觉,随后洛基又重复了一遍那话,听起来倒是正直得很。后者总觉得今天自己解释得有些多了,甚至有些本不该告诉凡人的事情都从他的口中倾泻而出,不过他不在乎,故事的发展本身就有它自己的规律,他不在意破坏点什么。

“在我意识到我现在所做的一切是为了你而准备的时候,我就在想我们为什么不能少绕点弯路?直接跳到结论不行吗?”他说这话的时候从椅子上跳了起来,过去拍了拍斯特兰奇的肩膀,然后从口袋里拿出手机给泽尔玛发消息。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搞砸了一切,他总觉得自己不停地在搞砸那些本不应该搞砸的事情。

这超出他所能理解的范围了。斯特兰奇这会儿真的开始摆弄自己的头发了,他对预言的兴趣一直很小,却也很清楚这些玩意儿都有什么十足十的魔力。尽管他知道不管洛基跳出去看到了什么,他都只能相信他五分,或者七分,不能再多了。但是他仍然会选择相信他。“解释一下?”他舔了舔嘴唇,“你还没说服我。”

“简单来说,接下来会发生一连串大事,而地球上的魔法粒子浓度根本没办法帮忙任何事,我需要那个咒语提高一点魔法浓度,然后你就可以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了。”洛基摁着额角吐出一连串字符来,他语速又快又急,像是很不乐意似的,“不过我知道那个咒语的代价还挺大的。”

“越是强大的咒语,所需要的代价就越大。”斯特兰奇一点也不想告诉洛基这个咒语被他藏在了哪里,这是个天大的、会让最后一个他认为还在乎自己的人离自己而去的秘密,“辛格松之流放和灵魂有些关系。”

“哦,哦。”洛基连着两声恍然大悟的声音,他足够聪明能够跳过步骤二三四五到达终点。“这可是个大发现,”他笑着说,“不过我们现在正在跑题。”

“一个既非学徒又非法师的人留在圣所里并没有什么用。”斯特兰奇指了指自己,“而你不需要一个凡人给你当顾问。”

洛基这时候转过身去了,红色的斗篷在他身后扬起一个弧度。这谈话根本没用。他背对斯特兰奇思考的时候脑海里不停地蹦出这句话来,他不知道地球上的凡人都那么倔强,或者只有斯蒂芬·斯特兰奇那么倔强。他看了太久他的故事,从他的出生到他的未来,他不想掩饰自己对这个人类法师的兴趣,也不想否认他那足够跌宕起伏的故事满足了他所有的好奇心。

“我可以命令你留下的。”洛基再一次转身,直盯着斯特兰奇,捏紧拳头,“不过我更想一拳打歪你的鼻子然后把你丢出大门。”

“我们之前能心平气和地谈论这个问题就已经很令人惊讶了。”斯特兰奇低着头,他同样也握起了自己的拳头,洛基身上散发出来的压力阻碍了他的呼吸,他只能瞪大了眼睛向一侧扑去来躲避洛基砸过来的拳头。

这一拳没有打在斯特兰奇身上,而是打在了他背后的沙发靠背上。年轻的法师喘着气把自己的拳头收回来,他的喘息落在斯特兰奇耳边,半长不短的黑发几乎垂落到他肩膀上,他的脸躲在自己制造的阴影里,看起来摇摇欲坠。那一个刹那斯特兰奇恍惚间觉得自己看到了某个魔神的影子,但在下一秒年轻的邪神却抬起脸来露出一个无所谓的笑容:“抱歉我失控了。”

“我改变主意了。”斯特兰奇长舒了一口气,摸着自己下巴上拉碴的胡须,盯着那个仿佛无害的笑容,移不开视线,“我可以有空的时候回圣所来。”

“你能这么想真是不错。”洛基不知道是什么最终说服了斯特兰奇改变主意,无论如何结果总是好的。他扭了扭手腕,好像刚才的突然发火只是种幻象。

斯特兰奇也笑起来,这大概是他今天第一个真心实意发出的笑容,他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洛基那种大部分时候天真却会在某些事情上斤斤计较散发威压的性格,只知道他不该计较,和一个神较真的时候凡人总是占不到任何优势,就连语言的技巧都被压缩到了最低的可使用限度,他不喜欢那样,却又别无他法。

“别想着反悔了,斯特兰奇。”洛基看他那种沉思的表情又嘟囔着加了一句,“任何语言都是有魔力的,那可能算是个言灵契约。”

“我没有在每一句话里注入魔力的习惯。”斯特兰奇反驳道。

“但它们从一个法师的嘴里说出来的时候本身就会带着魔力。”

洛基毫不在意,真的,他一点都不在意斯特兰奇那种起起伏伏的心情和他想反驳却要搜肠刮肚寻找字词的模样。如果可以的话他都想哼个曲子,至少他达到了自己的目的,一切顺利。

 

 

我也不知道是TBC还是END

评论 ( 5 )
热度 ( 8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