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KE me baby, or LEAVE me
玻璃心一级选手

© 莲久凉。
Powered by LOFTER

【方邰】人间朝暮 01

/方邰,网剧衍生

/“Thrill Me”paro,如果有人看过这部剧的话大概会知道我写的整体剧情走向,原梗里双男主的设定被我切得乱七八糟揉吧揉吧喂了两人,会不会双黑一把未知,黑木预定(。

/有原创角色第一人称旁白出没,其他一切可能发生的ooc都归我。

/答应 @Awen 开的坑,快期末了反正更新就别太指望

/还是一样,文名来自码字用BGM。



正文:

·壹

我其实从未想过自己可以采访到这样的一个人物,他的故事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都是广为流传于街角巷尾的话题,由三十年前那一场算得上精心策划的谋杀案起始所被人了解的故事几乎早已成为了绿藤市的一个都市传奇。

所以当我真正得到许可走进绿藤市监狱的会客室,见到那个早已被多年的服刑磨平了骄傲的前刑警时,竟不免生出些许感叹来。我曾在采访前翻阅过当时的报道,并排印在社会版新闻上的两张照片里还能看出当时青年人的锐利来,与现在所见的着实有些差别来。

同狱警打过招呼之后坐到他的对面,打开录音笔摊开纸笔,看着他狱服上的编号没忍住在记录的时候念出声来,迟疑了一下才开始,“谢谢你愿意接受我的采访,我其实只是单纯对于三十年前的那一起案子非常感兴趣。”

“你不是第一个,我想也不会是最后一个。”他沉默了一阵子之后才开口,“动机,过程,我想你应该可以很轻易地在任何地方找到,我也已经说过很多遍了。”

“但是我依然好奇于你‘真正’的动机是什么,毕竟在此发生之前你应该很清楚后果。”

“哪里有什么真正的动机。”他举起一根手指摇了摇,“这真要说的话,是因为他想做这件事情。”

“你是指……方木?”翻过自己带来的资料,在其中一页上我找到了这个名字。

“没错。”坐在我面前的人点了点头,用一种近乎怀念的语气同我说,“这样吧,我和你讲一个故事。”

 

>>>

邰伟认识方木是千禧年前后的事情,由着藤师大著名的连环杀人案,他们很快熟悉起来。方木的天赋对于他来说几乎是一份出乎意料的惊喜,尽管其他人曾经警告过他不要离方木太近,也不要让方木离案子太近,但等他们发现的时候早就太晚了。

自从宿舍火灾之后,方木就不太正常,邰伟是第一个发现这一点的人,他经常发现在夜里自己打不通方木的电话,留了言也要到第二天才会被回复。

有一天他找的急了,直冲到方木的宿舍里,敲开门却只看见杜宇在,方木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邰伟觉得有点烦躁,耙了耙后脑的头发就问:“方木哪儿去了?”

“不知道。”杜宇开了门之后就坐在自己的位置上,“他最近总是出去,但没说去哪里。”

“我找他有事儿。”邰伟站在不大的宿舍里有点手足无措,“电话打不通。”

杜宇看他一眼,又低头去看表,然后才说:“十点了,他也该回来了。”

“那我就等着吧。”邰伟摇头,拉开另一张属于方木的空着的凳子就坐下了,从口袋里拿出烟盒想了想又放了回去,动手翻着方木放在桌上的犯罪心理学课本打发时间,时不时看一下表,愣是到了十二点才把方木等回来。

方木开门进来的时候看到邰伟正坐在自己的凳子上看着自己的书昏昏欲睡也是一愣,顿了那么五秒钟,直接把人拉起来出了房间,杜宇已经睡了,他们还是去走廊上讲话比较好。

“干嘛啊——”邰伟还有点困顿的迷糊,冷风一吹看到是方木把自己拉出来的才把差点脱口而出的脏话咽了下去,“等你很久了。”

“有事?”方木抄着手看他,话刚问完就自顾自答了,“也是,没事怎么会等我到这么晚。”

“本来想找你帮忙的。”邰伟摸了摸鼻子,总觉得自己闻到了什么味道,找了半天之后回到站在自己面前的人身上,“你身上怎么一股子汽油味。”

方木举起自己的衣袖闻了一下,的确有点刺鼻的味道,“邰伟你的鼻子什么时候那么灵了。”

“是你身上味道太重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去汽油里滚了一圈……”邰伟说着把方木拉过来上上下下地看,又是一顿摸口袋。最后从他口袋里摸出一个打火机来,“说吧,到底干什么去了。”

“同学说要搞篝火晚会,被叫去帮忙弄篝火了。”方木早就想好说辞,没有看邰伟,别开头把一连串理由说完。

“真的?”邰伟还是半信半疑的,张了张嘴不知道该不该提那次火灾的事情,最后还是没说。

“真的。”被问到的人点点头,小心翼翼地掩饰自己,“你到底找我什么事?”

“你先给我说清楚你到底干嘛去了。”年长者又重复了一遍,却没得到回复,他抬眼瞪着没有说话的人,却只发现他的脸色阴沉,在熄了灯又没有光源的宿舍楼里看起来的确有些吓人,他轻声用一般叫起来会被回一个白眼的称呼叫了他,“木木?”

方木没有回答他,连一个眼神都没给,只顾着低头,像是在思考什么,直到邰伟快要忍不住开口把话题带开,他才低低地开口:“我去没人的地方放了一把火。”

“你去没人的地方……什么?”邰伟点点头,刚高兴了一下他终于和自己说了,然后就被后半句话吓到往后跳了半步。

“你听到了。”方木的语气很平静,就好像在说其他人的事情,“没伤到人,没人看到。”

“那你也不能——”邰伟提高了音调,却想到是半夜连忙又低了下来,“要是万一有人看到了就可以报警说你纵火了。”

“没被看到。”方木又重复了一遍,随后想了想补充了一句,“你要是真那么担心的话下次可以看着我放火。”

“我不是这个意思。”邰伟开口了半句,想了想有点不对劲,但还是改了口,“算了,我还是看着你比较放心。”

 

>>>

“所以你之后就跟着他去了。”听到这里我没忍住打断他,手里拿着的还是有着方木照片的那一页资料。

“是这样。”他点了点头才说下去,“我其实也说不清楚最一开始我为什么会跟着他,也许是因为看到过他失控的样子害怕他真惹出事来,也许是因为别的什么。”

“那么后来呢?我看过卷宗,但依然想从你的角度了解一下故事是怎么发生的。”

“后来啊,我陪着他去一个没有人的河堤边上真的放了一次挺大的火。”他回答,“说真的,我真没有见过人放火,我也很少在木木脸上看到那样子的表情。”


TBC

评论 ( 15 )
热度 ( 6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