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KE me baby, or LEAVE me
玻璃心一级选手

© 莲久凉。
Powered by LOFTER

【猿豹】贪得无厌 02

CP:M'Baku/T'Challa

分级:NC-17

说明:斜线有意义。黑豹电影衍生。

本章有肉渣。

 

前文:01


>>>

有一段时间,姆巴库厌恶避居深山的生活,在很久以后他确定这段时期在其他人眼里被称作“叛逆期”。他不止一次在父亲的眼皮底下溜走,跑去首都,他喜爱山下那种现代化又便捷的生活。他那时候还不知道雪山对贾巴里的意义,就像他花了很多年的时间才明白贾巴里为何存在于瓦坎达,格格不入却又必不可缺。

当然,他每一次离家出走的时候,总是在同一个地方借住,毫无意外的,他一般借住的地方就是属于特查拉的房间。他的父亲和特查拉的父亲都对小孩子们以为自己能够瞒天过海的把戏视而不见,放任他们整天混在一起游玩。

在特查卡看来,特查拉的确需要一个同龄的玩伴,而这件事并没有明说,但不知不觉间最后这桩美差落到了姆巴库头上,正好也给了他一个绝不回家的借口。他们花费了大部分不用学习的时间在瓦坎达各处冒险。

在进入青春期之后,姆巴库渐渐显现出那种埋藏在基因中的强壮,他的身形蹿高,变得更加壮实,常年四处游猎运动的日子给他带来一身健壮的肌肉。尽管特查拉完全不愿意承认,但在单打独斗的情况下,在越来越少仅靠蛮力的打斗里,自己得花费更多的功夫才能打败对方。

“你知道仅拼力气你绝对打不过我。”姆巴库将再一次被击倒后拒绝爬起来的特查拉从地上拉起来,话里话外是止不住的笑意,“你该换种方式。”

“但我总得找到一种能把你打赢的办法。”特查拉抹了一把身上沾到的叶子和泥土,他们跑进了边境附近的树林玩耍,而为了决出谁去探路,才在茂密的森林里打了起来,“要我说你这个想法可是糟透了,一起走不好吗?”

“我记得最开始明明是因为你的猫吵起来的。”姆巴库不置可否,将话题绕到另一件事情上,他嘟囔着拉过落在后面的特查拉的胳膊,在丛林里晃悠了半圈之后便从另一侧钻了出去。

“巴斯特明明是我的猫,却更喜欢你。”特查拉嘟囔着,他实在是不想将姆巴库带回自己的房间,可他又说不出拒绝对方的话语,这已然成了一个死结。谁都插不进他们两个过于亲密的关系里,无论是瓦卡比还是奥萝络或是其他什么人,特查拉承认自己有许多朋友,但能随意放进自己的房间的,也只有姆巴库一人了。

亲王家的孩子和瓦坎达未来的领导人亲近得令人羡慕,就连特查拉养的那只叫做巴斯特的黑猫,都喜欢往姆巴库身上蹭。那只猫是特查拉某一年生日时收到的礼物,被他起了和传说中的豹神同样的名字,而那只猫也足够优雅高傲,却每天在看到姆巴库的时候都想往他身上扑。

“或许是因为我一直给她喂吃的?”姆巴库摸着手中黑猫的背脊,靠坐在瓦坎达王子房间宽大的飘窗旁,看着窗外夕阳下的美景,无视对方在看到这幅景象的时候打开奇莫由珠录下了影像的动作,“她作为一只猫也太瘦了,我单手就能提起来。”

“你还能单手提起苏睿呢。”特查拉对天翻了个白眼,从姆巴库手里抢过自己的猫,抱在怀里像是什么护食的主人,“这可和你手里的是一只猫还是一个小姑娘没什么关系。”

“如果我想的话我同样可以提起你。”姆巴库闷笑了一声,敲了敲久坐之后略有些酥麻的腿,不死心地凑过去继续蹭着特查拉怀里的猫的下巴,毫不意外那只叫巴斯特的猫眼看着就要从自己正牌主人身边跑走往姆巴库身边蹭。

“话别说得那么满。”特查拉盘着腿坐在床上,猫咪正在他臂弯里因为姆巴库的抚弄而晃动着尾巴。他盯着那只猫,不一会儿又盯着姆巴库专注逗猫的神情,露出一个笑容来。他往后靠了靠,让姆巴库能跟他一起并排坐在床上。姆巴库看了他几秒之后撸了一把年轻王子的头发,惹得他大叫出声,不服气地要欺负回去。

一番打闹之后,姆巴库不得不举起双手投降。在柔软的床铺上他完全不知道该如何使出自己的力道来才好。巴斯特早在他们打闹的时候找了个间隙窜了出去,她可不想被两个肌肉渐长的青少年挤在中间,那绝不好受。她跳上窗台,舔着自己的爪子看着房间里发生的事情。

打闹变为亲吻而后变为擦枪走火仿佛只是某一个瞬间的事情。青少年的欲望燃烧起来的时候比深思熟虑后的交合更为致命。他们谁都不知道这条界线是如何被轻而易举地抹去的。特查拉仰面被按倒在足够柔软的床上的时候,仍然在想他是不是该阻止姆巴库继续下去。却同时仍抱有期待,希望这一个夕阳可以再慢一些落下,因为入夜之后他们又该退回界线后面去了。

是了,他是个太胆小的人。他知道自己肩膀上有更多他无法推卸的责任,这让他变得害怕改变和秘密关系,他想要和每一个人都做到和睦相处,可却还不能理解,就算他能够讨好所有人,却并不是谁都会喜欢他。

这一场发生在床笫之间的事件并不能算得上让双方都感到愉快,他们在这方面都算不上高手,比起互相取悦还是互相折磨来得更为多些,最后不愿意放手的人看起来倒不是姆巴库,而是特查拉,他用双腿绞紧姆巴库的腰,仿佛自己少用一份力气就会让这位挚友离开自己一般。

姆巴库始终沉默着,一言不发。他在发现特查拉的颤抖时在对方身上落下更多的亲吻和更多的抚摸,在他身上不会引入注目的地方留下更多的痕迹,他做的小心而克制,像是某种心照不宣的默契。他们身上的气味混在一起,而汗水沿着年轻的身体滴落,随着体液濡湿冰凉而温热的床单。

巴斯特在边上叫了一声,将沉浸于其中的人的理智唤回。他们一起喘息着,以十足的力道回应对方的拥抱,看起来倒都有些狼狈。姆巴库仰面躺下,用手臂遮住眼睛。天已经暗下来了,他听到特查拉的奇莫由珠滴滴直叫,直到他都觉得那声音有些厌烦了,而特查拉还是没有接起那一条通讯。

“怎么了。”姆巴库哼了一声,拽过对方的手腕想要帮他打开那条通讯,还好那个时候他们还未曾拥有全息影像,不过是一条语音讯息罢了,“别告诉我你在考虑把我赶出去。”

通讯里是再普通不过的事情,只不过是通知他今天是聚餐的日子,不要忘记参加宴会。特查拉将那条语音又放了一遍,认出里面是自己母后的声音,清了清嗓子回复了一条自己知道了的声音,便转过头用那双总是看起来无辜的眸子看向姆巴库,“我在想,有什么事情改变了吗?”

“没有。”姆巴库摇着头,他看到一动不动盯着他们的黑猫,当他意识到他们在笨拙地互相取悦的时候,那只黑猫就在旁边盯着他们看,这让他突然感到窘迫,“除了让我怀疑一下你的猫身上有没有摄像头以外,什么都没有。”

“放心,巴斯特身上没有。”特查拉被他的话给逗笑,他翻身坐起来,唤着那只猫的名字让她过来自己身边,顺手抱起猫搓了一把头顶的软毛之后,就把猫塞给了姆巴库,“你听到刚才那条通讯了。”

“我也要去?”姆巴库皱着眉头有一搭没一搭的揉着趴在自己身上的黑猫,他是那种向来被夸奖会审时夺度的孩子,他下意识地抗拒参与一场除自己以外没有外人的家庭聚会,“我父亲应该不会参加你们的家庭聚会,但是我?我不如在这里陪着巴斯特。”

“得了吧,他们都知道你住在这里,和我一起。”特查拉打开衣柜,从里面拿出一件长袍,拐进浴室之前扒着门道,“让客人在房间里陪猫玩可不是瓦坎达的待客之道。”

“这有什么差别吗!”姆巴库放大了声音,不甘心地将猫一顿瞎揉,将那油光水亮的皮毛都揉得有些炸了起来,他相当没有办法抗拒特查拉那种近乎命令似的语气。他始终记得从小所受到的教育,黑豹的部落是神圣而强大的,他生在瓦坎达就必须臣服于这种力量。但特查拉不一样,这只小豹子还没学会伸出自己的爪子,他和他更像是亲密的朋友。

而这种亲密并没有辜负双方的期望,从他们青少年时期一直延续到了他们成年之后。就算他们成为了白猿和黑豹,有无数的东西成为他们之间的隔阂,却总有东西被留在了这一天的夕阳之下和他们的心中,变成了无法被任何东西和话语改变的壁垒。


TBC

评论 ( 4 )
热度 ( 11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