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KE me baby, or LEAVE me
玻璃心一级选手

© 莲久凉。
Powered by LOFTER

【基锤】Goobye, until Tomorrow 05

CP:设计师!Loki/作家!Thor

分级:NC-17

说明:现代AU。玩弄时间线的双视角正反穿插叙述。恋爱脑。内容大概是什么从炮友到真爱到分手之类的婚前花样pwp婚后花样闹分手。

篇幅不长瞎摸鱼逻辑死。甜饼玻璃渣请放心跳坑。



前文: 01 02 03 04



更新:


<<<

洛基一直在思考,婚姻对他而言究竟是什么东西。他的生活并没有这层关系的改变就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或者说他曾以为这件事会对他的生活造成不可磨灭的影响,但是在婚约书上签字、在民政部门登记、在同索尔交换戒指的时候,他全然没有这种感觉,就好像一切不过是再普通不过的一天里的一段小波折罢了。当这些仪式结束,他们还是处于原本就该如此的生活之中,毫无变化,毫无波澜。

他们在婚礼之后办了个小派对,来的朋友都是他们的熟人。当他拟定这份邀请名单的时候,才发现这张名单比他所想的要短的很多。

“没什么变化,所有事情都跟没结婚之前一样,除了这个。”

他同范达尔在外面喝酒的时候,被问起婚姻生活,他那位一向花天酒地的朋友半是开玩笑半是认真地问他,婚姻有什么好的时候,他举起自己戴着戒指的左手给他看,并猛灌下一杯白兰地。他以为会有变化的,同他以为自己会在婚后收敛不着家的习惯和流连夜店的生活。

可惜什么都没有。

他必须得承认,索尔是个好情人。是那种不会多问你的生活,不会试图想要让自己渗透到每一道缝隙里的那种人,他有自己的分寸,并恪守那道界线。他太聪明,有时候洛基甚至不知道他到底是太过聪明才什么都不问还只是装傻。他自诩足够精明,却会在每次晚归推开房门看到还在等自己的索尔的时候心底里流露出那么一丝愧疚感来。

从拉斯维加斯蜜月归来之后,洛基时常有种说不清楚的感觉。他把这些归结于突然尘埃落定之后的不踏实感。他努力避开这种感觉,通过继续把办公室当家和把夜店当做去处,却发现一切无济于事。他们缺乏足够的沟通,时至今日洛基仍然不确定索尔究竟为什么答应了自己的求婚。

“我们或许需要谈谈?”洛基推门进去的时候没意外看到索尔还拿着笔记本电脑敲敲打打,看到他回家也不过弯了弯嘴角,“有些事总需要说清楚。”

“我还在想你什么时候才会开口。”索尔将自己腿上的笔记本电脑合上放到一边,从半躺着的姿势中坐直了身体,倾向洛基所站的方向,“你最近看起来可不正常。”

“有种……不真实感。”洛基笑着摇了摇头,坐到床边,转过头看向索尔的方向,房间里没有开灯,这让他的表情看起来晦暗不明,“半年前我还在说结婚一无是处。”

“然后你决定栽倒在我的身上。”索尔摸索着打开了床头灯,他脸上挂着看起来是理解的笑容,他蓝色的眸子在昏黄的灯光下依然看起来闪亮,“可你现在却在害怕。”

“这就好像你在知道的路线上跑完了马拉松,冲过终点后却被告知这是不知道路线不知道距离的新起点而已。”洛基耸了耸肩膀,在被子上方握住索尔的手,隔着这层遮挡将对方的手握紧,轻微颤抖着。

他的手很凉,这种寒冷仿佛能通过他们虚握的双手传递到索尔身上。金发的人挣扎出来,凑过去抱住了自己的爱人,感觉到对方紧绷的肌肉在他的拥抱之下渐渐放松,“我认识你的时候可没有想过要和你结婚,这都是命运女神的指引。”

“亲爱的,你这话听起来可真甜。”洛基在他的怀抱里艰难地转过身去,用手捏着索尔的下巴,同他换了个吻,看起来对这种话相当受用,“甜言蜜语可拯救不了世界。”

“至少这些话能拯救一个迷途的灵魂?”索尔笑呵呵地说着不着调的话,他们都不是那么信神的人,这话在他们之间只能算作玩笑,或者某种能让人安心的抚慰,“别想得太多了。”

“你该怎么拯救我呢?”洛基挤了挤眼睛,在索尔看不到的阴影之中,表情又冷然下来,却在对上对方目光的那一刹那又变成了个好情人的模样,他推着索尔让他躺回床上准备睡觉,毕竟他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半夜,而现在外面天光微熹,看起来已经是要天亮了。

他钻进另半边稍显温凉的被子,自然而然地朝着另一侧的热源靠近。他闭着眼睛,听到索尔平缓起伏的呼吸,并听到他的声音在耳畔响起:“我总会找到办法的。”

那该被称为拯救吗?洛基闭上眼睛,止不住摩挲着自己手上的那枚戒指,不停地转动它,感受到光滑的戒缘一次又一次划过皮肤,他无法停止自己的思想,也无法将它们甩出脑海。他只能不停地告诉自己,一切没有什么不同的并不算得上是坏事。他只是迫切需要些不同的东西来刺激麻木的神经,才会紧张兮兮地觉得事情正在向不好的地方发展。

他本想去找床头柜里的安眠药,还没起身就想起上次那罐还没吃完的药被索尔拿走了,而在那之后他不知道自己的安眠药放在了哪里,也没有空再去买新的。他翻了个身,看向自己同床共枕却睡得香甜的人,轻叹了口气,却是睁着眼睛望向昏暗的虚空,感觉自己像是沉溺在深海之中,无法呼吸。

 

>>>

索尔觉得自己或许正陷入一年来四次一次一季度的创作瓶颈之中。

他已经将手机关机,电脑断网,以免收到他的编辑西芙的狂轰滥炸。天知道他应该在几天之前就该把手中这篇小说的全稿上交了。可是他看着远不达要求字数的文档,相当不知所措,只能鸵鸟似的将所有的联系方式都断绝了,才勉强有几分喘息的机会。

可惜他还是写不出一个字来,事情有些脱离他的控制了。他写下一句话后就删掉两句,他觉得所有的英文字母都要从他脑海里被清理出去了,现在让他开口说话没准只能蹦出挪威语来(那是他的母语)。他整天整天关在书房里对着电脑,陷入某种魔怔的状态,不吃不喝却也写不出任何东西。

西芙对此有些紧张,毕竟索尔的失联并不是一个好现象。她辗转后将电话打到了洛基那里。接到电话的时候,洛基还在开会讨论下一个设计的细节,看到个陌生号码一开始没有理睬,却是在对方连续打了好几个过来之后才不情不愿地停下了讨论,走出会议室接通了电话。

“洛基?我是西芙。”电话那头的女声有点焦急,“我联系不上索尔,他们给了我你的电话,说你知道他在哪里。”

“索尔?”洛基理了一下头发,靠在墙边,手指忍不住敲打着手机背面,“他应该在家,我记得他这几天说要赶稿。别担心,他大概是把手机关了把网线拔了。”

“对。”西芙稍按耐住自己的紧张,几次呼吸之间将自己的音调切换回了职业的口吻,“他一向这样逃避截稿日,我只想确认他没事。”

“这我只能晚些回复你了。”洛基说这话的时候恰好看到海拉经过,他对上她疑惑的眼神,只能耸耸肩摆一个无奈的表情。他很快挂了电话,推门回去继续收尾之前的会议,他有点没来由的烦躁,认识几年之后,他再熟悉不过索尔的习惯,但他依然因为西芙的一个电话而变得紧张起来。

他回办公室拿了外套和车钥匙,算了算午休时间差不多够他回一趟家,便匆匆忙忙和前台打了个招呼就早退了些许。等他回到家的时候,整个公寓都是静悄悄的,连一丝声响都听不到,他在玄关处脱下外套,换上拖鞋,悄无声息地走到紧闭大门的书房门口,敲了三下之后发现无人应答。他去转门把手,发现门并没有锁,便推开房门干脆走了进去。

进门之后,毫不意外看到索尔正盯着电脑屏幕仿佛灵魂出窍,一动不动。“嘿。”他小心翼翼地出声,在索尔身后试图将对方叫醒,“你还好吗?”

“我没事。”索尔浑身一个激灵,抹了一把脸后重新将注意力集中到眼前的文档上,装模作样地敲下几个词,随后才意识到是谁突然出现在自己身后,“这个时间你不是应该在公司?”

“你的编辑给我打了个电话。”洛基挑着眉毛,将自己的手机丢到他怀里,“问我知不知道为什么又联系不上你了。她有点担心。”

“告诉她我很好,我只是逃避催稿。”索尔笑了一声,有点讽刺地回答他,“毕竟我现在什么都写不出来。”

“你自己和她说吧。”洛基瞥了眼丢在他手里的自己的手机,走到窗边将未拉开的窗帘给打开了,这让原本昏暗的房间变得明亮起来,“一起吃个饭吗?我下午还要回去。”

“行吧。”索尔低着头给西芙发了个消息,他没什么勇气给那位女强人打个电话并承受对方的怒火,“我需要换换心情。”

“你不如说说为什么卡在了这里。”洛基将人从电脑前拉起,顺手就关掉了屏幕,并把人带出房间,下一个转身他们就已经准备出门了,“从我认识你的那天起,就一直觉得你是个好作家。”

“我想写出些和以往不同的东西。”索尔勾着半边嘴角,说话的时候有点心不在焉,“可惜我不擅长这个,不知道该怎么下笔。”

“啊,或许你该问问自己,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洛基关上门的时候从索尔手里拿回了自己的手机,低头查着什么,很快就挑好了一家店,“没有无缘无故的改变。”

索尔没有说话,他盯着电梯的显示面板,看着上面的数字一点一点变小,最后停在一层。短短几十秒的时间不足以让他想出个答案来。他之前只是在考虑如何迎合市场,想要让自己的作品看起来不再那么晦涩难懂,却不知道这种流行的腔调更不是他所擅长的东西。但他又竭尽全力不用原来的叙事方式来讲述这个故事,最后陷入两难的境地。

“我在写一个北欧神的故事。”索尔突然开口,把洛基吓了一跳。他们鲜少相互谈论起自己的工作,毕竟这是完全不同的两个领域,“可我至今还不知道该如何去描写他们。西芙和我说我的语句应该再通俗一些,可那些是神祇,值得艰涩神圣的语句。”

“你该写出自己的看法。”洛基有些意外,但还是仔细聆听着索尔的话,时不时发表一两句自己的看法。他一向知道索尔是个好作家,却不知道他到底在写下那些文字的时候都在挣扎些什么。他读过一些索尔的小说,最后不得不承认它们并不是人人都能读懂。

“这是我和西芙的矛盾。”索尔最后无可奈何地说,“我们总认为这种分歧可以解决。”

“将有趣的东西包裹上好看的外表。”洛基挥着手里的叉子,好像突然明白了什么,“你瞧,我做的事情是将有意思的点子变成好看的服装。而你要做的,就是将你的故事写下来变成所有人都能接受的小说。”

“我总想写些好的东西出来。”索尔说这话的时候打开了自己关机几天的手机,铺天盖地的消息让他卡了一会儿才能去读它们都是谁发来的,“看起来我进了一条死胡同。”

“你会的。”洛基离开之前撑着头看了索尔好一会儿,看到眼前的这个男人从完全的颓然变成有些跃跃欲试的模样让他感到新奇。他不擅长夸奖人也不擅长鼓励人,却每次在遇到索尔的时候发挥意想不到的效用。他笑起来,同索尔换了个告别的吻,“晚上见,我的大作家。”

索尔又多坐了一会儿,拿起随身的笔记本,将刚才一闪而过的想法全都记下来之后,才离开餐厅,他打电话给自己的编辑,说要继续修改那篇小说的后续,希望能再多有几天的时间缓冲,西芙的声音在那头听起来虽然不情愿但在听完他的设想之后还是答应下来。

“这本书也许真的能大卖。”西芙挂了电话之后弯了弯嘴角,在日历上记下一个几天后的时间点。


TBC

评论
热度 ( 4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