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KE me baby, or LEAVE me
玻璃心一级选手

© 莲久凉。
Powered by LOFTER

【基锤】Too Close to the FLAME 07

CP:向导!Loki/ 哨兵!Thor

分级:NC-17

Summary:连接断裂之后的重构。

Notes:向哨设定。雷神三衍生。会OOC,注意避雷。


前文:01 02 03 04 05 06



更新:

>>>

洛基的担心不无道理,载着索尔的船刚飞出去后不久,他就听到了控制面板上不停传来的警告音,高天尊的广播再一次回响在整颗星球上,他的卫队几乎倾巢而出,想要将顽劣的叛逃者抓回牢笼之中。不过索尔他们看起来的确足够好运,洛基忙着将另一艘能承载更多人的飞船启动、并将自己做过的事情留下的痕迹从系统里抹去的时候,总能听到外面飞机坠毁的声响,听数目决不是少数,或许整个萨卡能飞的战斗机都被他们斩落马下。

他们闹得可真不算小。洛基摇了摇头,在听到高天尊颇有些滑稽的“今天是我的生日”的语音的时候差点笑出声来,不过他忍住了,讲这种可以说是愉快的心情转化到手边的巨蟒身上,他逗弄着它,有点心不在焉地看着屏幕上代表索尔所坐的飞船正一点一点向虫洞靠近,最后信号划过那个该死的屁股眼,消失在屏幕上。

“一路顺风。”他弯起嘴角,冲着看不见的天空挥了挥手,感觉自己怕是一个称职的地面工作人员,可惜在阿斯加德大家不流行驾驶飞船,不然他也是个很好的飞行员。他还记得上一次索尔驾驶飞船的时候都发生了些什么——跌跌撞撞地在阿斯加德四处制造混乱,一路毁坏建筑物,生怕别人不知道他要离开。这一次,看起来他的驾驶技术着实有了进步,至少在洛基可知的部分,他没有再乱撞坏东西了。

他当然不知道这趟飞船能那么平稳地到达虫洞的原因其实是真正握着方向盘的人不是索尔,他在上一次失败的飞行之后拥有了某种自知之明,他无法准确控制这些精巧的玩意儿。他在和瓦尔基里一起几乎将所有的追击飞船打落之后,回到这艘飞船上,掌舵的仍然是瓦尔基里。

年纪不小了的王子在女武神的斜眼之下很自觉地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上,在他来得及说出“系好安全带”之前,瓦尔基里就已经用最高的速度冲进了虫洞,他们被巨大的引力死死摁在了座位上,他毫不怀疑自己听到了飞船外壳被挤压变形的声音,随后就被这种引力压得失去了意识。

留在萨卡星上的人在一瞬间失去了索尔的踪迹,有什么东西在脑海中震动,让他眯起了眼睛,一丝阴翳的情绪从他眼底划过,不过他很快又变回那种无所谓的模样,手敲在控制面板上有点急不可耐的意思,他又开始觉得索尔的主意糟透了,他非要带上他的那几个囚徒朋友。洛基没有正面和这些人接触过,只觉得自己的哥哥怕是滥好人的性子作了祟,但看他兴致勃勃的样子又不好反驳他。他决定再等一会儿,如果那些人不能成功突破高天尊设下的、已经被他们破坏了一大半的防线的话,他就自己起飞回阿斯加德了。

还好索尔的朋友们没太让他失望,在他的耐心即将被耗尽之前,他们成功闯进了这块停机坪。他敲着桌子的手一怔,转过身本准备从腰后抽出匕首,看到来的是那个长得奇奇怪怪的石头人之后,放松了警惕,双手合实,挂上假笑,“你们就是我哥哥说要我带走离开萨卡星的起义者?”

“我们是。你是高天尊身边那个人?”石头人科恩格举起自己的枪,仍瞄准着洛基。被枪指着的人挥了一下手,枪头就调转了方向。

“索尔说你们或许需要人领路。”洛基挑着眉头,双手背后,仿佛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看看你们,我想你们缺的不只是一个领路人。”

“那,一个领导者?”科恩格看了看边上的飞船,又看了看面前胸有成竹般的洛基,也不是很确定,“无论如何你看起来可以带我们离开这里。”

“没错,我的确可以。”洛基慢慢开始踱步,耶梦加得在他身后昂起了头很是愉快的样子,“上船吧,我们还有场仗要帮索尔打。”

他想的没错,单纯的石头人和他们被关了许久的同伴们一点都不在意自己的下一站要去哪里,又要去做些什么,他们本就是流落星际的人,不然也不会来到这里。他三言两语就将他们全部说服了,让他们同他一起踏上回到阿斯加德的旅程,尽管他自己心里再清楚不过,这场旅行说不定有去无回。他没有第二个选择了,而这些刚逃出来的囚徒其实是有的。他坐在舰长椅上,下令起飞的时候没有受到任何阻止,他想自己是不是被索尔影响太深了,竟然会开始担心其他人的命运。

他更该担心的是阿斯加德和索尔。他隐隐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即将发生了。

 

>>>
索尔确定自己有一个计划,尽管这个计划就和面对苏尔特尔的时候召唤乔尔尼尔来让自己逃出生天的那个一样简单粗暴到不可思议的地步。但是同样不喜欢制定复杂计划的瓦尔基里和对神域并不太了解没有办法提出实际性意见的班纳博士都没有对此提出太大的异议。如果洛基在的话一定会嘲笑他这个计划根本就是去送死,但他相信这是目前为止最好的办法了。他需要做的并不一定是打倒海拉,而是让阿斯加德的人民离开这场无妄之灾。

他们从由于虫洞的巨大引力而造成的昏迷之中苏醒过来的时候,阿斯加德就近在眼前。瓦尔基里看向阿斯加德灿烂的光辉,忍不住发出一声感叹:“我从没想过自己还能回到这个地方。”

“欢迎回来,尊敬的女武神。”索尔还没有解开安全带,只能像模像样地将手放在胸前行了个古怪的礼,在得到瓦尔基里一个意味深长的表情之后,耸了耸肩膀,开始寻找海姆达尔,他知道对方能听到自己的呼唤,“海姆达尔,我们成功穿越了虫洞。那么,你们现在哪里?”

“索尔?”海姆达尔没有想到自己会在这时听到这位神界王子的声音,有些惊讶,他站在山巅的平台上,看着前方几乎望不到头正在离开藏身之处的民众的队伍,声音沉重,“海拉找到了我们的藏身之处,我们现在正在试图转移民众。”

“将他们带到彩虹桥。”索尔略一思衬,想到了一个主意,“会有人来接应你们的,至于海拉……由我来解决就好。这里也只有我能去面对她了。”

“王子殿下?”瓦尔基里听到他的话忍不住出声,“恕我直言,一整个部队都没有打赢海拉,而您只有一个人,更不可能赢她。”

“我只需要引开她就好了。”听到这质疑索尔的表情倒是很轻松,好像自己在说的是去参加一场宴会而不是去送死,“所以计划就是,我去金宫内引开海拉,你们去彩虹桥帮助阿斯加德人民撤退。”

瓦尔基里本还想说些什么,但看到索尔信誓旦旦的表情最后还是将话都咽了回去,她按照索尔的指示将飞船降落在彩虹桥的一端,那本是观星台的位置现在变得颇有些不伦不类,斯科尔奇在这里堆满了乱七八糟的中庭武器,怕不是将这里当成了一个展示台。

他们从那堆武器之中找到一把机枪,将它搬上高天尊的飞船,总算是有了武器,再不是那艘只能放滑稽烟花的飞船了。想起在萨卡星上放出烟花时浮夸的模样,索尔都觉得有些头疼。

他不知从哪儿找出来一套属于女武神的铠甲,并郑重地将它交给瓦尔基里。深色皮肤的女武神看着这套衣服有些意外,她从未想过自己还有穿上这身战衣的一天。不过她很快回过神来,用自己的方式表达感谢,“别死了,王子殿下。”

他站在原地,冲着重新飞上天空的飞船挥了挥手,示意自己收到了她的好意,班纳将飞船悬浮在半空之中,向彩虹桥中央飞去,他能看到那里有一些人群正在聚集,瓦尔基里虽然离开这座星球许久,但仍然能认出一些人的面庞,她走回驾驶室,告诉班纳稳住飞船。

“索尔刚才是说,我们要帮助阿斯加德人民撤退?”班纳将飞船开过去的时候看到那么多人还有些惊讶,“这艘小飞船可装不下那么多人。”

“当然不是。”瓦尔基里拍了拍班纳的肩膀,让他稳住飞船,自己则转过头去调试那柄机枪,“看起来我们还要稍等一会儿。”

“等什么?”班纳将飞船停在半空之中,走到瓦尔基里身边从打开的舱门向下望去,看着彩虹桥,有些不明白她在说些什么。

“来了。”她看向出现在彩虹桥一端的恶狼芬里尔和另一侧冲上桥来的亡灵部队,抿着唇,将机枪对准了芬里尔,“开船吧,中庭人。我们等的敌人来了。”

 

>>>

索尔从观星台一路走到金宫,他看到了太多人的尸体,从好友范达尔和沃斯塔格的到保卫阿斯加德的战士的,甚至没有人来为他们收尸。海拉怕是没有这个心思,而其他人若是没有来得及离开,大多又处于那新任女皇的高压之下。

他走进金宫时并不意外这里空无一人。落在地面上的壁画无人清理,他和父亲奥丁的脸落在地上,他同自己对视的时候有那么一秒觉得可笑,下一秒却觉得无奈。他抬头看到曾经被掩盖起来的绘画,那是比他所知的故事更黑暗的部分,关于海拉和奥丁如何征战四方。他曾听说过阿萨神族同华纳神族以及巨人们的战争,可那都是在他记事之前发生的事情了。而他也从不知道他还有一位如此强大的皇姐,她的野心在漫长的禁锢之中不断发酵,最后变成了现在这副暴君的模样。

走上曾经肖想了多年的王座,索尔才发现这把王座同他精神世界里想象出的不甚相同,他从很早之前就知道坐上这个王座便意味着更多的责任,所以他并没有接过奥丁递来的权杖。他精神世界里的那一把王座他可以毫无压力地坐下,只因那是完全属于他的世界,而现实中的这一把,的确给了他一种难以形容的压迫感,空旷的大殿里除却他身后的彩窗里洒下的阳光之外再无其他的光线,气氛压抑,让他不太自在。

他定了定神,拿起本属于奥丁的权杖,一下一下敲击在地板上,发出属于阿斯加德王者的召唤,这声响原本是呼唤众神来此议事的,而现在,他只需要召唤一个人。

海拉当然听到了这声音,她本在山林之中寻找阿斯加德民众和海姆达尔的踪迹,想用他们引出不知所踪却仍然活着的索尔,却没想到他不请自来,自己送上了门。她嗤笑了一声,让斯科尔奇继续寻找那些人的踪迹,自己则再次回到了金宫,想要看看索尔到底为什么自投罗网。

“我没想到你还会自己送上门来。”她从大开的殿门之中走来,踩碎地上的壁画残骸,地上索尔那张脸在她的鞋跟下碎成了几块,她戴上自己如同枯树枝桠一般的头盔,走向索尔所坐着的王座,“你坐了我的位置。”

“我倒是不太想坐在这里。”索尔放在腿上的手捏成拳,有隐约的电流从其中流过,精神动物在海拉走进大殿的时候就因为强烈的危机感而出现站在他的身边,正冲着海拉咆哮,“但是,我总不能让你坐在这里毁了阿斯加德。”

“我可没有毁它。”海拉皱着眉头,挥手将咆哮着的狮子砸到一边的柱子上,让它闭嘴,她身后的狼也在同一时间冲上去和索尔的狮子撕咬起来,“这就是它本来该有的样子,很不可思议吗?”

“你的父亲,曾经想让阿斯加德成为这般模样。”海拉突然欺身靠近了索尔,掐着他的脖子将他按在了王座上。突如其来的攻击让索尔措手不及,不过很快,他便反应过来,从手中放出电光来将海拉从自己身上弄下来。他扭了扭脖子,躲开海拉下一把想要刺穿自己咽喉的匕首,他甚至开始怀疑海拉和洛基是不是真的拥有某种血缘关系,不然为什么就连喜欢的武器都如此相似。这个念头转瞬即逝,他从王座上起身,他只能用自己的拳头和海拉搏斗,这可算得上吃亏,“但他将阿斯加德变成了和平而繁荣的样子。”

“你真的以为九界之中拥有真正的和平?”海拉阴沉着脸色,将索尔打翻在地上,他来不及起身,就又一次被掐住了咽喉,他用余光瞥见自己的狮子和海拉的凶狼互相撕咬着脖子,身上有星星点点的血迹,他在心中叹了口气,再一次直视海拉的时候发现自己无法聚集起第二次的闪电,海拉的确比他强大许多,就算他再次拥有了洛基的精神力的庇护……他突然意识到了什么,瞪大了眼睛想要挣脱海拉的桎梏,可惜最后还是失败了。

“你们两兄弟可真有意思。”海拉毫不犹豫地开始入侵索尔的精神领域,有什么东西正阻挡着她,她认识这个精神屏障的感觉,这么说来她发现自始至终只见到了索尔一人,“你该知道如果你的伴侣不在这里,他的精神力对你的保护会下降很多。”她伸手按上索尔的眼睛,说这话的时候语气很是轻松,她的长指甲隔着索尔闭上的眼皮按住他的眼球,带来微麻的疼痛感,“你说,我要是对你做点什么,结果会怎样?”

“住手!”索尔在海拉的指甲抠进他的皮肉的时候低吼出声,他仍然不敢相信海拉硬生生用手挖去了他的一个眼睛,那无辜的眼球被随手抛弃在地上,剧痛之下连索尔精神世界里的阿斯加德都开始剧烈地震荡,同样波及了他和洛基之间的彩虹桥,那座桥在猛烈的地震下岌岌可危,两侧的悬崖之上岩石不停滚落。

洛基刚指挥着飞船冲过虫洞,还未从巨大的引力之中恢复过来,却被剧烈的头痛弄醒,他按着太阳穴,觉得自己从刚才起就拥有的不安预感成了真,他不知道索尔到底面对海拉做了什么,但从索尔的精神世界里传来的强烈震动告诉他一定不是什么好事。他闭上眼睛,站在彩虹桥的这一端,默不作声地看向对面不停震动的皇城,一步一步缓慢却坚定地踏过仿佛随时都会崩塌的彩虹桥。

在金宫中的索尔觉得自己怕是高估了自己的能力,面对海拉的时候他又一次生出了“如果乔尔尼尔没有被毁我或许还有能力一战”的想法。他正被强大的皇姐按在阳台的栏杆上,倒仰着看向他曾看过无数遍的,属于阿斯加德的夕阳,只是这一天的夕阳血色比以往哪一次都更加浓烈。他的狮子刚才被凶狼摔下了阳台,在他来得及出声之前消失在空气之中。

“告诉我,弟弟。”海拉的声音将他拉回现实,那声音阴沉而恐怖,带着一丝轻蔑,落到他耳朵里就像是死神的召唤,不,她本就是被遗忘了的死神,“你是什么神来着?”他完全没有回过神来,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话语在他耳畔听来更像是某种咒语,即将让他陷入永久的沉眠,他确信如果他不再言语,海拉会毫不犹豫地将利剑插进他的心脏。

“乔尔尼尔只是件武器。”洛基站在不停震动的阿斯加德边缘,定了定神后慢慢走向索尔精神世界里的那座金宫,他的声音和奥丁的声音重合,一同在索尔的耳畔响起来,“就像阿斯加德不仅仅指一个地方,更是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民。”

他走过熟悉的街巷,看到那座自己面目的巨大雕像,忍不住笑出声来。他伸手抚摸着正给自己舔舐伤口的雄狮的鬃毛,看着它亲昵地蹭着自己的手心,从手心中凝出一团用于治愈的魔法按在它的伤口上。尽管他不擅长于至于魔法,但治愈动物还算容易。索尔站在远处,看到挪威山崖之上的父亲和金宫之外的洛基的身影重合在一起,同他说着相同的话,“你的力量源于阿斯加德,而阿斯加德中最重要的是人民。”

回到现实之中,班纳跳下飞船,再次变为浩克,为海姆达尔和无辜的阿斯加德平民阻挡恶狼芬里尔。另一侧的亡灵军团则有海姆达尔和瓦尔基里负责清理,他们将平民们聚在中间,尽力保护他们免受攻击。

洛基正指挥着飞船停到彩虹桥边上,让科恩格先组织平民登船,随时准备出发。他则从舷梯上走下来,戴上他鹿角般的头盔,神采奕奕地看向不知所措的阿斯加德平民,又看向另一侧水中正在和芬里尔扭打的浩克,定了定神,开口道:“阿斯加德,你们的救世主来了。”

海姆达尔听到这声音,也吃了一惊,他看到洛基抽出自己的武器,走到他们身边一起对抗海拉的亡灵军团,松了口气,“看起来这一次你站在我们这边。”

“我同索尔站在一起。”洛基歪了歪头,巨蟒在他身后咆哮起来,直冲进亡灵军团的阵型之中,和瓦尔基里的飞马一同将那些仿佛无法杀死的对手丢进水里,“你可以理解为我们达成了某种协议。”他说着砍下一个士兵的头颅,像是喜爱这种感觉。

另一侧,海拉没有从索尔口中得到自己想要的回答,便掐着索尔的脖子又问了一次,“告诉我,弟弟。你是什么神?”

“我是……”索尔突然睁开眼睛,有闪电的光芒聚集在他仍然存在的眼睛之中,猩红色的天空突然变得阴沉,漫天的乌云笼罩了整座星球。“……雷电之神!”他的话音落下,一声惊雷落下,巨大的闪电砸在海拉身上,将她打落到地面。索尔深吸了口气,乌云没有消散,反而愈发浓稠,将阿斯加德的天空染成灰色。他看向彩虹桥的方向,一跃而起。


TBC


差不多快搞完了。终于。还差一些收尾了。开车番外现在开放点梗,会收录在本子里_(:з」∠)_

另外一个广告。文艺复兴AU小料《River DEEP Moutain HIGH》(本宣戳这里)即将开始通贩,正式上架之前还会出个终宣(我知道我很烦不要嫌弃我)。场贩数量大致是帝都SLO三十本,魔都超英O十几本那样,如果场贩没有多的话不会有现货。总之售完无补。

向哨本因为我个人的一些原因将延后,目及可见本子收录的时候会有大幅度的一个修改,不过一切等填完坑再说。

评论 ( 4 )
热度 ( 6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