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KE me baby, or LEAVE me
玻璃心一级选手

© 莲久凉。
Powered by LOFTER

【基锤】Save Your Love

Save your love

CP:向导!Loki/哨兵!Thor

分级:NC-17

警告:斜线有意义,我不拥有他们,含角色死亡。

复联3预告衍生,一个脑洞。和《Too close to the FLAME》共享时间线及设定,可看做番外,不影响正篇剧情。

篇名同作业BGM,Great White- Save Your Love.


 

Summary:对于阿斯加德的神来说,漫长的时光既是毒药又是解药。

 

>>>

索尔仍有些恍惚,他做了很长时间的噩梦,他在被丢出阿斯加德飞船之后就一直身陷于这种似梦非梦的状态,他能感知到自己浑身上下的伤口作痛,亦能感受到洛基夹杂着痛苦的巨大情绪波动,可他在宇宙里却听不到任何话,也说不出任何一个词,就好像有人将他的所有器官都剥夺了去,不是白噪音般的保护,而是想要置他于死地的撕裂。

他瑟缩在自己的阿斯加德里,瘫软在王座上,无半点王者的风范。他只觉得痛苦,这种痛苦比海拉将他的右眼挖出之时更甚,却与洛基第一次将精神链接撕碎时的感受全然不同。这一回的疼痛大多数出自他肉体上的伤口,像是将未完全长好的伤口反复撕开一般。

空无一人的大殿里还散落着从墙壁上坠落下来的壁画,他无力阻止它们持续不断地跌落,不同于已经毁于诸神黄昏之中的大殿里雕满奥丁与他的妻儿如何拯救世界和下一层里他与海拉如何征服九界的画面,这里的一切都写满了他与洛基的回忆。他听到一块又一块壁画坠落于地的声音,他认识上面的场景,从他们遇上灭霸的飞船开始,对方感应到空间魔方而来,到他们之前漫长时光中的并肩作战和相离相守,最后回到幼年时的记忆。他不知道这些画面的崩塌究竟意味着什么,但他只看到耶梦加得游梭着穿过大殿,来到他的面前。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但的确是个分手炮<


>>>

“你能唤醒他吗,曼提斯?”

“我能,但是他看起来很痛苦,不愿意醒来。”

“试试吧,我们总得知道他为什么会漂浮在宇宙里。”

索尔在漫长到毫无边际的睡眠里被这种声音吵醒,当他发现自己的脑袋还完好无损地连在自己的脖子上,还有些意外,他对于现实最后的记忆在于自己从飞船的缺口处坠落,跌入无尽的虚空之中。看起来他是得救了,只是现在他不清楚自己是被谁救了,周围的人他一个都不认识。

“谢谢你们救了我。”他嘟囔了一句,总觉得周围的人看他像是在看什么稀有动物,他回过神来也警惕起来,换上相当谨慎的语气,“不过你们是谁?”

“银河护卫队!顺便说,我是火箭。”他听到一个咋咋呼呼的声音,搜寻半天之后被什么东西打了腿,低下头才发现是一只会说话的动物,他这才定睛看向这一船的外星人,假装自己一点也不惊讶——事实上他足够惊讶了,他的记忆同他的神志一起回到了他的脑子里,他听说过这支队伍,却从没想过会在这种情况下见到。

“我是彼得·奎尔。”整支队伍里唯一有同索尔认知里的地球人相差无几的人很自然接下了这个解释的工作,以免火箭的暴脾气说出点什么不该说的来,“我们在前往地球的路上遇到了你,你漂浮在宇宙里。顺便说,捡到你的时候你的脖子看起来快断了,活下来简直是个奇迹。”

“我们的船遇到了灭霸。”索尔深吸了口气,从舷窗里看着窗外,活动着自己的四肢确定它们都没有什么问题,“看起来,他也正要前往地球。”

“这可不是什么好消息。”奎尔叉着腰,同索尔交换自己拥有的情报,一番交谈之后他们都有些不安的预感,但他们都没有将这种不安表达出口,唯有曼提斯感觉到了房间内不太美妙的气氛,她最后也没对此发表什么评价,只是站在奎尔身后说,“你是不是,有什么我们都看不见的东西?我能感觉到两只动物的存在,但我看不到它们。”

“我的精神动物,阿斯加德特产。”索尔很是惊讶这个拥有长长触角的女性能够感知到这个,不过数量好像有些不对,他回头看了看,才发现狮子和巨蟒不知何时都出现在他的身边,他突然想起另一个问题来,“你们只看到了我?”

“只有你。”奎尔说,“我很遗憾,你的船怕不是已经散成了碎片。”

这可不妙。索尔捏紧了拳头,有些踟蹰,他不知道下一句话甚至该说什么,他想问洛基去了哪里,也想问阿斯加德到底遭遇了什么,只可惜面前的这群人看起来并不知道。他也不知道该如何去寻找洛基,他十分害怕彩虹桥的另一端是不是已经崩塌了,完全不敢去看一眼。他知道他们之间的连接伤痕累累,谁都无法再承受第二次的撕裂。

既然自己还活着,那就说明不知去向的人至少安然无恙,他这么安慰着自己,却陷入沉思,手中紧抱着洛基的触感还余留着,比起世界末日,他更关心的事情便是,他那总是能在捉迷藏时骗过自己的弟弟,这次又将自己藏在了哪里?

 

>>>

之后,直到中庭的世界末日终结在他们手中,索尔都再也没有见过洛基的身影。洛基就如同消失在了天地之间一般。他也去过精神世界里洛基那片本已开始消融的冰原,但那里的一切如同被按下了定格键停滞不前,抽芽的花朵停滞在那一刻,冰雪也不再融化城河,万物寂寥无声。他也曾大声呼唤对方的名字,却无人回应。

他也在攻打灭霸的时候询问那个足够毁灭天地的敌人,却也只得到“他带着空间宝石消失不见”了的答案,这让他觉得意外,在这之前他总是下意识地觉得洛基或许是因为种种原因将空间魔方交出,并将自己隐藏了起来,现在看来,并不是如此。

但这一切都已经没有意义了。索尔和他的复仇者队友们结束了这场战斗之后,他只觉得疲累,他有太多的疑问,洛基在离开之前究竟做了些什么,他能感受到对方的精神屏障如水一般围绕着、保护着自己,却无法找到对方的任何踪迹。

海姆达尔最终为他带回了阿斯加德的飞船,他们最终在地球上建起新的宫殿,历经了那么多的波折,一切都该是尘埃落定的时刻了。

他从新的阿斯加德离开的时,没有告诉任何人,他们的王就这样踏上了漫游的旅程,就如同多年以前他的父亲奥丁漫游人世间的时候一般,金宫被关闭,无人知晓对于一个王国而言最重要的人已经悄然离开。海姆达尔替他守卫着宫殿和整个阿斯加德,索尔知道自己这是某种程度上的任性,可他也知道那是一个如果不去寻找就无法放下的心结。

“你该知道洛基在那儿。”他离开阿斯加德时冲着耶梦加得露出个不怎么好看的笑容,那条巨蟒近来更喜欢将自己的身形缩小一点,更便于行动,“带我去找他吧。”

这场寻找的旅程最后变成了漫长到没有边际的流浪,直到最后索尔甚至快记不起自己最初到底为何开始流浪。

他精神世界里的阿斯加德早就找不到洛基的踪影,那些镌刻着他们的过往的壁画变成了齑粉,被风吹散在空气之中;那座在重建之时他硬是加上的、在被炸毁的阿斯加德也存在的巨大雕像经过岁月的腐蚀而奄奄一息;他想他终有一天会忘记他的,就好像无人记述的历史最终会散失在风中一样。

但是索尔不愿忘却,倔强地想要将任何一点关于洛基的痕迹保留下来,他身边还有耶梦加得,这就如同是一个印记,每每当他快要想不起自己究竟为什么游走在世间的时候,那条巨蟒总能提醒他方向。

日子过得太久了,他甚至不记得在这过程中自己到底拯救了多少次世界,世事变迁,万物更替,能记得他们的人已经很少了,现在的这个世界看起来几乎不需要英雄了,连复仇者联盟的总部都变成了一处供人参观的纪念性场所,他的队友们早已离去,只有他这个几乎永生不死的阿萨神族还留在地球上。

他们曾开玩笑说这个世界上如果未来只能留下一个复仇者,那最有可能的人便是索尔了。这件事至今成了现实。索尔几乎踏遍了上下九界,却始终不知洛基的身影究竟去了哪里,就连死者的国度都不曾找到那份灵魂。那为海拉擦拭棺材的女预言者却告诉他,他想找的人从来都在他身边。

——洛基其实一直在他身边。索尔听到这话的时候忍不住看向跟着自己的巨蟒,这条蛇从来不是听他的指挥的,可无论走到哪里,神的国度或是诺伦三女神的泉边,这怖人的精神动物都只是亦步亦趋,用浑圆的蛇眼盯着他,连半点声响都不曾发出。他不止一次向耶梦加得发问,希望它能带着自己找到洛基所在的方向,却每一次都只是走过他们所曾经到过的地方,从不再繁华的纽约到已经变成废墟的萨卡星,但无论是哪一个地方都不曾有洛基的身影,就好像他在九界之中再也找不到真正的阿斯加德一样。

 

>>>
索尔已经在人界间游走了太多的日子了,几乎已经不记得自己为什么开始行走,他早已没了事物陪伴,就连阿斯加德都不再记得他的名字,曾经的王者最终迈过了又一次毁灭与新生的轮回,却成为了被遗忘的旧神。

他的长发早就长了回来,披散着遮挡住他的面容来。他来到了最后一次见到父亲的地方,那座山崖下是漫无边际的海,他坐在悬崖边的岩石上,凝望远处,突然明白了为什么奥丁选择这个地方作为自己最后的终点,这里静谧而美好,能够让人感到平静。

他坐了很久,久到太阳在海的尽头坠落,不知道又过了多久,在昏暗之中他只觉得一阵风向他吹来,最后在身边凝成一个人的模样。

“我以为你早该放弃寻找了。”他在索尔耳边开口,语气无奈,“我用将宝石藏到另一个空间之后所剩最后的神力为你建造起这道屏障可不是为了让你记得我的。”

“可我还记得。”索尔没动,怕一切都是自己的想象,直到他被人从背后抱住,他才真切地有了实感,长舒了一口气。有什么禁制在他的精神世界里被解除,曾经离开的一些东西全部回到了它们该在的位置上,“我只是在等你回来。”他感到抱着他的力道消失了,便回过头,看到不知何时冰川已经消融,山谷里生出茂密的参天大树,而有个人正穿着便装坐在树下读书,再一眨眼,却是消失不见了。

他的耳边突然传出巨大的嗡鸣声,有什么东西开始从边缘坍塌。索尔看到一个人正在黑暗里冲着他伸出手来,他紧盯着那道身影,跟随着他的方向,踏入无名的黑暗之中。

从这一天起,这个世上再无经历过那些苦难的旧神了。

 

END.


一个突然出现的Free Talk:

我忘了是到底是在哪里见到过,说漫长时光之后,索尔会是世间留下的最后一个复仇者。而至于洛基,我希望他是个英雄,尽管无论从漫威还是神话来说他都不是,或者说他不是典型的那种。

半天极速摸鱼,肯定会有BUG和逻辑不对和赶剧情,其实也是个复健吧太久不捅刀子了都不知道怎么写情感。

报完社继续回去当我的搞笑向写手了,如果有人关心的话,雷三走向那篇向哨肯定是甜到底的。之后可能等忙完了开个大纲躺在电脑里快半个月了的神话向AU慢慢虐(。)

我不太会回评论真的不是因为我高冷只是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回(……)但是谢谢大家喜欢之前发出来的那几篇,其实我自己也知道离真的大手写出来的东西还差得远,有那么多人看我也是没想到了_(:з」∠)_

下一篇更新再见w。

评论 ( 8 )
热度 ( 8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