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KE me baby, or LEAVE me

© 莲久凉。
Powered by LOFTER

【超蝙超】神堕三日

神堕三日

CP:Bruce Wayne/Clark Kent

分级:PG-13

Notes:斜线不代表攻受,清水无差。必然有OOC的存在。早上刷微博看到所谓扎导版JL剧情里的长发超之后开了个脑洞。短篇,练笔,一发完。

 

Summary:蝙蝠侠在寻找超人。而超人在寻找自己。

  

 

正文: 

 

第一日,他们哀悼。

第二日,他们四散离开。

第三日……

 

卡尔-艾尔觉得自己或许是在梦境之中行走。

起初是一片黑暗,他不知自己身在何方,仿佛回到母胎之中,蜷缩成一团,重新等待一场被人期待的漫长孕育,直到他足够强壮,再也无法被这狭小的空间束缚,才能重见天日。

渐渐向前,他发现自己仍能听到。那是循环往复在他耳边出现的一段历史——有人正在为他朗诵悼词,有人正在抽泣,同样有人将一捧接一捧的黄土盖在他的身上。湿软的泥土砸在木质的棺材上,敲打出规律的鼓音,每一下都砸在心上。他一开始不懂,可到最后终究明白过来,那是他最后还残存的记忆,属于他自己的葬礼。

这有些荒诞,毕竟在他的认知里,他尚未出生;可在大部分人的心里,他却早已死去。他想自己在某种意义上的确是死了,被人击倒,躺在废墟之上,再无呼吸和心跳,最后被打扮体面,躺在寂静的棺材中。而在某种角度上他又没有,他的灵魂应该离开了肉体,却仍能感知一切,他甚至知道每个月都有人来在他的墓碑前放上一捧鲜花。偶尔他也能看到一只蝙蝠,蹲在哥谭的某座大楼顶端,一言不发地凝望大都会的方向,用低哑的声音念着“超人”。

这种感觉很奇妙,他不知道原因究竟为何,是来自基因还是来自他的灵魂。他能从另一个角度看到整个世界,他的灵魂仿佛漂浮在宇宙之中,远离地球之外,在这里他拥有一个更高的视角,这使很多事情变得真切,也使更多的事情变得模糊。

他正悄无声息地观察着没有自己之后的世界,世界的变化却让他觉得迷茫,他会快速掠过人们的脸庞,却不知他们为何而哭,又为何而笑?关于人类的感情,他也试图思考,可属于克拉克·肯特那人性的部分都无法向他提供一个准确的答案,漫无边际的宇宙也没有能回应他的疑问,他相信所有一切的困惑都源于脚下那个星球,他需要答案,一个只有自己能得出的答案。

与此同时,在每一次或大或小的危机之中他都听到有人叫嚷他的名字,那些无助而可怜的人明知他已死去,却依然祈求不可能发生的奇迹。也有人不称呼他为“超人”,那是他无意之中听到的内容,出现在某个酒醉之人的口中,带着无人能言说的怀念与痛苦,尽管稍纵即逝。他不知道自己是否应该舍弃克拉克·肯特这个地球名字,毕竟这名字被镌刻在大理石的墓碑之上,也刻在一些人的心中。

可无论如何,这个世界需要他的存在。他从空中缓缓降落回到地面的时候,这种信念更加坚定。他会醒来,像是被安排好的命运一般,最终回到地球上。

深夜,堪萨斯无人的农场外出现了一道红光,却转瞬即逝,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克拉克·肯特终于从可能不会醒来的沉眠中苏醒,从墓穴中走出,回到地面。他的手中仍拿着下葬时放着的一张照片,他只觉得照片上的人熟悉,却认不出那究竟是谁。最后,他将照片放回木质的棺材之中,将它重新合上。他的手拂过大理石墓碑上的名字,那大概是他,却也不是。

他最终走向了记忆中的某一个方向,那或许的确是他仍然记得的地方,可就连他自己都不知道,那到底会是哪里。

 

没有了超人的世界会是什么样的?布鲁斯·韦恩曾经在很多场合都询问过自己这个问题。他总得不出结论,因为尽管他自己从不愿意承认,他总觉得那个氪星人是不会轻易死去的,更不用说最后间接或是直接地死在了自己的手中。他参加过很多场葬礼,除却父母的葬礼或许没有哪一场如同克拉克·肯特的那样让他难以接受。就好像看见了神从此陨落,信徒们没了希望。

可这不该是让他也沉溺其中的痛苦。他在很早的时候就意识到,这个世界如果没有了超人,也不会变得更好或是更糟,只会让人更加忙碌。他一直有组建团队的念头,可在超人死去之后这件事变得急切起来。他清楚任何一个人都无法如超人一样保护世界。他有一些线索,跑了几个地方,最终都无功而返。

直到戴安娜找上了他,告诉他荒原狼带走了天堂岛上的母盒,她讲述了一个古老得已经散失在风中、无人知晓的战争,告诉他这个地球上有三个同样的东西的存在,如果它们被组合在一起,那么就没有人能阻拦荒原狼颠覆这个世界。

随后所有事情都顺理成章地进行下去,向来单打独斗的蝙蝠侠有了队友——从神话中走出来的公主、快过闪电的少年和同机器融为一体的机械人。他们应招募而来,为了拯救和保护自己所在意的世界,站在了他的身边。

可这还不够,远远不够。

哥谭港口的战斗让布鲁斯·韦恩发现,就算他将他能找到的英雄们联合起来,他们仍然无法将那荒原狼打败。尽管他们已经做得足够好了,救出了成打的科学家,让他们免受死亡和分别之苦;但依旧不够好,在他的设想里,他们集合在一起或许能够竭力能使从远方来的侵略者退败,可惜他们的这场战斗——如果这称得上一场势均力敌的战斗的话——完全是以失败告终的。他们甚至毁了多年以来连通哥谭和大都会的秘密地下通道。

这说出去可能是逊爆了,尽管他们没有人会这么想,也没有人该为这场失败买单。从海中走来的王者加入队伍时带来的是另一个坏消息。而钢骨却重新为他们带来了一个好的。最后一个母盒被他们握在了手中,这像是个潘多拉魔盒,即是攥在手中的希望,也注定是会招来魔咒的东西。

“我觉得我们需要超人。”布鲁斯说这话的时候还带着他那个有尖耳朵的面罩,“既然我们已经有了母盒,也有了母盒将人复活的先例。”他说这话的时候目不转睛地看着放在面前的母盒,就好像溺水者看着飘来的木板。戴安娜知道这种眼神的意味,她拉过布鲁斯,不容置疑地反驳他:“他已经死了,我们再需要他也不该打扰他的安眠。”

布鲁斯深吸了口气,他深知复活超人并不是唯一的解决方案,可在这样一个诱人的主意面前,即使是蝙蝠侠也无法抗拒,“我不想放弃这种尝试,戴安娜。这不仅仅关乎于我们。”

“是你,布鲁斯。”戴安娜说到这句话的时候凑在布鲁斯的耳边,确保只有他们两人能听到这话,“你该问问自己,你为什么要执着于超人。”

为什么?晚些时候布鲁斯坐在蝙蝠洞的监视器前,扯掉了属于蝙蝠侠的头罩之后,他无法不回过头去思考这件事情。戴安娜说得其实没错,他偶尔任性,可这一次已经到了假公济私的程度。他确信这源于某种感情。可他向来不认为自己与克拉克·肯特的这种关系可以称呼为“爱”,那没有意义。尽管他们的确接吻上床,从不会有人将这个脆弱的字眼挂在嘴边。他更相信这是某种来自灵魂深处的偏执。

他授权了一项并不被看好的行动,正在等待结果。可这个结果并不如他所愿。维克多的声音从耳机里传来,告诉他一个所有人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发生的事实——

“超人不在他的墓里。”

 

“韦恩老爷。”阿尔弗雷德捏着一叠打印纸,下到蝙蝠洞里给人送早餐和资料,附带一杯浓得像是泥浆一样的黑咖啡,“没有人知道超人是什么时候苏醒和离开的。但是最近有一些不太引人注意的目击资料,您该看看。”

布鲁斯脸上挂着熬夜造成的黑眼圈,脸色惨淡。他的队友们都不在这里,而是各自准备着接下来将要面对的战斗。他将咖啡灌下大半,匆忙翻阅起那些资料,里面的内容大同小异,说有一个酷似超人的人路过了他们的城镇,帮助了他们。可同样也有一些报告显示,他和大都会的超人不甚相似,他时常暴躁易怒,甚至烧掉了一小片森林。这些报告来自的地点没有任何的规律性,只是围绕堪萨斯州为中心,向周围辐射。

如果这就是超人的话,他到底在做什么?布鲁斯看完那些资料后沉默了一会儿,他相信这个人如果不是超人,那也是和超人类似的种族。然而他出现的地点和做的事情都太巧合了,让人不免怀疑究竟是不是他。“不管他是谁,我想去堪萨斯看一看。”布鲁斯很快做出了决定,“把这些给戴安娜看看。让他们小心些母盒的情况。”

“这话您该自己和他们说,韦恩先生。”阿尔弗雷德的声音还在他身后,有些许的揶揄,“毕竟你才是老大。”

布鲁斯没有理会他的话,换上蝙蝠战衣之后踏上了新造好的战机。它的第一次活动本不该是这个,但现在他别无选择。从哥谭到堪萨斯的时间里,他陷入了一个梦魇,一个他其实很熟悉的噩梦,关于世界末日和昏暗无光的未来,无人再为英雄。而今天这个梦却有些许不同,超人从天而降,挡在他们面前,以一个救世主的姿态。他不知道这是否就是他在超人死后就一直在期待的事情,连他自己都觉得这件事说起来可笑,哥谭的黑暗骑士什么时候也开始有期待别人成为救世主的一天了。他的确只是凡人,可他从不需要他人的拯救。

从那个荒诞的梦中醒来后,他降落在了肯特家的农场里,无人打理的玉米地已经疯长至一人高,他将飞机停下,迈开步子走向不远处本该埋葬着克拉克的墓地。如他所料,也如维克多告诉他的那样,这座墓看起来已经被毁了,是从内而外的某种力量导致的。克拉克应该是苏醒之后自己离开了这里。刻着他名字的墓碑倒在地上,压着一小捧早已干枯的花束,他认得那些花,还是自己上次来时带来的。

“克拉克。你到底在哪儿?”他扶起倒下的墓碑,捡起枯萎的花朵,他有些懊恼,他已经没有精力再去找一个人了。漫长的时光教会他并不是每一件事都会由着他的心思来,看起来这一次他也的确想错了。他在超人的事情上总是孤注一掷、一厢情愿,他相信对方拥有的慈悲之心会让他一次又一次出现在世人面前。

“有什么发现?”布鲁斯回到飞机上的时候,戴安娜的身影出现在视讯通话里,冲他打了个招呼,“阿尔弗雷德说了关于超人的事,我猜你没有找到他。”

“的确没有。”他摇了摇头,重新飞上天空,“那我们只能进行另一个计划了。”

 

克拉克其实很清楚世界上都发生了什么,尽管他的记忆还非常模糊,时断时续,但作为现代人依旧对科技产品适应良好。他在醒来后便开始流浪,偶尔进入城镇、偶尔深入荒原,他时常怀疑自己仍然身处那个他未曾醒来的梦中。他曾在镜子里看向自己,却看不真切,一切扭曲并不停晃动,就好像隔着水面凝望自己的面容一般。

老旧的电视机泛着雪花,却还勉强能够观看,他正在给自己准备晚餐,却被电视中地狱般的场景吸引了全部的注意力。那是一片火海,从不知名的建筑物中向外蔓延,他看着屏幕下方那行字,“俄罗斯无人区大火,新的敌人到来?”无人机所拍摄的影像模糊而抖动,除了参与者之外,应该没人知道那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他弯了弯嘴角,低下头来专注于自己的晚餐。这是他在这栋被废弃的房子里呆的第三天,这座荒芜的农场远离人烟,没什么人需要他帮助,也没什么事让他烦心。只是近来他的记忆愈发混乱,像是被人故意搅乱的池水,有很多人的声音在他脑海里反复响起,有叫喊和指责,也有呼唤和安慰。他听到许多人重复着他的名字,可没有一个像他脑海里的黑影一般执着和长久,它反复不停地用一种变声后的低沉嗓音呢喃着,就好像它需要他。可惜克拉克并不知道这个黑影身在何方,但他有种直觉,这黑影就处在电视放映出的那片火海之中。

他离开屋子,向那个地方飞去,当他真的降落在那片荒芜的土地上的时候,更多混乱的记忆涌进了他的脑子里。有人在同他打斗,尽管他们最后握手言和,共同打败了另一个敌人,但他们都受了伤,伤痕累累,他没法从脑海里找到争斗的原因,只觉得一阵接一阵地头疼。

布鲁斯就是在这个时候再一次看到了克拉克的。他仍留在战场上处理一些战后的残留问题,最后一个母盒被他们当做诱饵,可最后他们没有保住它。就在他准备离开时,他突然听到了超人从天而降的声音。他仔细去看时发现废墟之中站着一个人,克拉克大概是多日没有打理过自己了,长发纠葛胡子拉碴,看着倒像是个流浪汉。他不确定自己是不是该上前去打个招呼,毕竟对方看起来并不好。

但在布鲁斯来得及离开之前,克拉克便看到了他,向他走来。他慌忙转身躲进一栋建筑背后,他少有的开始紧张,他在耳机里询问回程的战斗机的情况,他暂时走不了,却也决然不想面对超人。这不是对的时间和对的地点,他想过布鲁斯·韦恩和克拉克·肯特的重逢会是什么样的,绝不是一个面目狰狞的超人和一个不知所措的蝙蝠侠的重逢。

下一秒他被掐着脖子摁在了墙上,超人的表情看着不怎么友好,布鲁斯不知道他到底记起了什么抑或是一片空白,他放弃了挣扎,任由耳机里阿尔弗雷德不停地询问他发生了什么,他只能紧盯着超人,瞳孔放大,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你在寻找我。”超人说,“你曾看着我死去,却又要打扰我的安眠,为什么?”

再明显不过的事实。布鲁斯张了张嘴,说不出话来。又有人在问他为什么,他不知道该如何作答,因为他能够凭一己之力打击哥谭的犯罪去不能守护全世界的和平吗?这理由从他的嘴里说出来未免也太过可笑。他便只能紧盯着超人,在沉默之中酝酿着某种反击。他找到了机会,挥拳打向超人,将自己从桎梏里挣脱出来。

“你错了,克拉克。我不需要你。”布鲁斯喘着气,在超人下一次真的开始攻击他之前做好了迎击的准备,“而是这个世界需要你。”

克拉克看着他,突然将他的身影与自己脑海内的那个黑影重叠了起来,他抿着唇握紧拳头,一击打在了身边的空墙上。有什么东西正因为布鲁斯的这句话开始复苏,他低着头,有什么话缠绕在舌头上却说不出来,他想起他们之间的缠斗,想起关于他的讨论,他以为世界不再需要他,才会在对上毁灭日的时候如此从容地送出性命。

而现在,蝙蝠侠却说,这个世界仍然需要他。

四周的风声带来无数的声响,他闭上眼睛仔细聆听,他一直都是知道的,关于地球上发生的一切和蝙蝠侠为阻止荒原狼而做的努力。他在之前的那段时间里闭上了眼睛也关上了耳朵,直到现在,他才恍然大悟,将一切梳理清晰——他的存在、他的能力都是有意义的。

有血的味道围绕在他周身,那是蝙蝠侠身上传来的,他得到了一个意料之外的拥抱,还有落在脸颊上的亲吻,他能感到布鲁斯的颤抖,带着小心而隐忍的某种感情。当克拉克再睁开眼睛时,那种味道连带着蝙蝠侠一起消失了踪影。

 

作战会议结束之后,戴安娜跟着布鲁斯走进另一侧的房间,她看到他正在活动自己的胳膊,蝙蝠衣撩开了下摆露出他身上大大小小的伤痕来。他疼得很,却在刚才没有说任何一句话。“你见到他了。”戴安娜正帮布鲁斯处理他自己够不到的地方的伤口,“他看起来怎么样?”

“不算太糟。至少没有冲着我直接来一拳。”布鲁斯低着头,从边上够过来一瓶酒,给自己倒上一杯,囫囵吞下,就好像酒精可以减少一些疼痛一般。戴安娜看他一眼,拿走了他手中的酒杯,放在边上,上药时下手更重了一些,“这不就是你想要的。”

“戴安娜。”布鲁斯叫了她一声,语气里有些无奈,“我不能一辈子站在队伍的最前面,一时可以,一世不行。我是个普通人。”

戴安娜嗤笑了一声,像是不同意他的观点,有哪个普通人能像布鲁斯·韦恩这般二十年如一日地守护哥谭这个罪恶泥沼的和平?她能感受到对方的疲倦,却不能将那副担子为他分担更多,“不可否认,布鲁斯。你在这个队伍里更适合做指挥。”

“没人是不可被替代的,戴安娜。”他最后长叹了一口气,干脆拿起酒瓶猛灌了自己一口,不过很快就恢复了往日该有的冷静和镇定,“下一次的时候,你来指挥吧。”

“我拒绝这个请求。”戴安娜将手中的纱布和药剂丢在布鲁斯面前,几乎是毫不犹豫地说出了拒绝,“回到我最初的问题上……”

布鲁斯用手扶着额头,轻闭着眼睛仿佛已经猜到戴安娜的下半句话会说出什么来,他开口,同她一起讲出那个问题:“‘你为什么执着于超人?’”

两人同时噤了声,他们想起上一次有关于超人的讨论,几乎是不欢而散的谈话,牵扯着神奇女侠一百年的不理世事和蝙蝠侠几年来谜样的偏执。

“这不是执着。”布鲁斯最后说,“毕竟这么多年来我只见过这样一个拥有如此力量的氪星人。”

 

如潮水般的记忆像走马灯一般涌进克拉克的脑海,又仿佛只是一瞬间的事情。他将自己关在肯特家的农场里整整一天,才终于将整件事情的前因后果消化殆尽。他没有联系任何人,只是继续等待着。

死而复生并不是令人讶异的事情,但是他不知道自己是否还应该出现在世人面前。他很清楚自己不是什么救世主,也远不达神的级别。可世人却愿意如此称呼他,仿佛他是神赐。克拉克觉得自己怕是再不能负担如此多的希望,他可以尽可能地拯救他所能拯救的,却依旧不知道这是否是正确。

直到大都会的呼救声贯彻云霄,全世界的镜头都对着这个方向。他见到伤痕累累的平民和街道,见到无法将荒原狼打败却依旧不愿放弃尝试的每一个人,这惨状比哪一次他所见过的入侵都要来得壮烈。尽管他们没有了超人,却依然不愿意放弃希望。他听到无数的声音呼喊他的名字,他却不知道自己是否真的该回到那里。

——“这个世界需要你。”

布鲁斯的话语突然出现在他的脑海之中,他说不清自己为什么突然想起了这句话。但他想布鲁斯向来比他看得更为透彻,也许他是对的。世界危在旦夕,他却不站在前方同每一个战士一起抵御敌人,这从哪一个角度上来说都有些说不过去。

他从堪萨斯一路飞向大都会。许久未曾在空中飘动的红披风终于重新出现在了阳光之下。他从天而降,漂浮在荒原狼身前,将那个可怖的敌人打翻在地。

所有人都在看着他,看着他从天而降,整个战场的空气凝固了几秒,仿佛所有人都不相信他真的回到了地球上一般。克拉克落到地上,从地上将他的队友们拉起来。戴安娜看到他的时候不免露出笑容来,可惜他们没时间好好打个招呼。

这场战斗未免有些艰难,克拉克看到布鲁斯走到后方的时候弯了弯嘴角,没说什么就很自然地接手了本属于布鲁斯的指挥战局的工作。终于,在超人的到来之后他们拼上了最后一块缺失的战力。尽管荒原狼的确强大,但当亚马逊人、亚特兰蒂斯和人类连手的时候,他们最终能打败他。

当乌云最终散去的时候,克拉克看向布鲁斯的方向,他走了过来,最后站到他们中间。超人冲着他点头,甚至冲他伸出了手。蝙蝠侠不再挣扎,将手递到了对方手中,他们交握的双手藏在披风里面,甚至都无人注意到这个细节。戴安娜看到后弯了弯嘴角,用口型说着“男孩子们”,却也不由真心露出微笑。

 

之后,他们回到临时基地,坐下来互相寒暄时,布鲁斯才终于有一种一切都结束了的真实感。他叫来克拉克,到某一个被架子所遮挡的角落里,不顾队友们看向他们的表情,他的确有些话想要说。

“我说过,世界需要你,克拉克。”布鲁斯摸了摸鼻子,甚至还没将他的蝙蝠头罩拿下来,这让克拉克有种错觉,不知道这话究竟出自布鲁斯·韦恩之口,还是出自蝙蝠侠之口。他伸手将那头罩揭下,露出底下属于布鲁斯的一头乱发,他被两面架子和一个布鲁斯围在中间,除了他不会考虑的空中几乎是无处可退,他心头始终有一个问题,缠绕着:“那你呢,布鲁斯?”

“蝙蝠侠不需要超人的存在。”布鲁斯回答得信誓旦旦,理所当然,“我是说,我当然不需要你,我不希望大都会的超人来干扰哥谭的蝙蝠侠。”

“我问的是‘布鲁斯’,而不是蝙蝠侠。”超人露出一个应该是属于克拉克的傻乎乎的笑容来,就是那种让人觉得亲切,事实上在布鲁斯眼里这比一个火辣的金发美人笑起来更加迷人。他回答不出,最后只能缴械投降,“我不知道。但是这没有差别。”

“承认某一种感情没有什么困难的。”那超人低低地笑,“我想你找我来不是想说这个的。”

“我是想说……谢谢。”布鲁斯犹豫了一会儿,用长久以来的第一个笑容回应了克拉克的话,他凑上去,给他一个稍纵即逝的亲吻,很快就放开了他,“我想你需要一个胜利之吻,一般来说战争英雄们都喜欢这个。”

有人敲了敲架子,等布鲁斯回头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队友们都站在身后,巴里叫嚷着“你们不该单独庆功”,想要冲过来,却被亚瑟眼明手快按着肩膀留在了原地;戴安娜叉着腰看他们嬉闹,维克多用自带的摄影设备将一切都给记录了下来,丢进数据库里。

他们庆祝这一场劫后余生,也庆祝所有人都走到了一起。

 

……第三日,他们携起手来,成为自己的神。


END.

评论 ( 1 )
热度 ( 11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