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KE me baby, or LEAVE me
玻璃心一级选手

© 莲久凉。
Powered by LOFTER

赛车paro的衍生段子

/基锤

/摸鱼段子,无前文无后续,昨天那个赛车paro脑洞的衍生。

/我觉得这大概是我的本赛季F1观赛感想之一。全是夹带私货的吐槽。所以说我为什么不要写这个文,因为我觉得没人要看一个半吊子无聊的比赛分析夹杂谈恋爱_(:зゝ∠)_

 

 

“我们需要你进站,索尔,很抱歉,但是我们觉得你的引擎撑不下去了。”

海姆达尔的声音从无线电里传来,索尔的一句脏话梗在喉咙里不知道该说出来还是不说出来,最后在狠狠砸一下昂贵的方向盘和对天竖一个中指之间,他选择了对海姆达尔咆哮:“去他妈的,我们就不能拥有一场完美的比赛吗?”

“我很抱歉,这不是你的问题。”海姆达尔的语气也有些低落,他们难得拥有一个如此美好的开局,这又是他们的车队主场,同样是一条对于他们的赛车来说完美契合的赛道,在这个有些挣扎的赛季里为数不多他们拥有冲冠实力的地方。

可惜一切都毁在了引擎故障上。

索尔遵从车队的命令放慢车速,他的确感觉到了引擎的不对劲,这才跑到第五圈,可大直道挂不上七档、过弯减速时引擎发出不合理的声响。往好的方面想,他至少不用把车停在路边然后坐上马修的小绵羊回去。

别熄火几个字在他心里默念了很多遍,可惜上帝大概听到了他的乌鸦嘴,他的引擎在最后发出一声呜鸣之后,彻底罢工。他只能挂着空挡,让车用最后残余的几丝动力开上砂石地。底盘和粗糙的石子摩擦引起一阵颠簸,最后他的车一头栽进轮胎墙,才堪堪停了下来。

索尔给自己解开安全带,从车里爬出来,叉着腰看着这辆今年里时好时不好的车沉默不语。说实话他一点都不想退赛,有哪个赛车手喜欢这种事情呢?最近的摄像机已经过来了,他连头盔都没有摘下,只是冲着赛道另一侧的看台挥了挥手。他看到了一些旗帜,写着他的名字印着他的头像,还有不少人穿着他们车队的服饰和帽子。他本想自己可以带来一场美好的比赛,可最后事情往往不如人所愿。

去他妈的引擎。他在翻过护栏等着马修的小绵羊把他载回去前没忍住踢了一脚挡墙。这是他本赛季第五次退赛了,也是连着的第三次。这在刚刚过半的赛季里算得上一个惊人的成绩。他又不能踹车泄愤,毕竟车还要被运回去修理,如果他再踹坏了什么本来不该坏的东西,工程师们怕是要恨死他了。他只能踹一下不会坏的的东西泄愤了。当然摄影机清楚地将这一幕向全球转播了出去。

洛基就坐在索尔的P房里看比赛,车队老板和领队就坐在他的边上,大家都在叹气,说着如果不出意外这该是怎样一场比赛。P房里大家都在叹气,技师们腾出位置收起板凳,又是一场提前收工的比赛。他们也有些气馁,毕竟所有人都准备好了大干一场,周五、周六两天无论是练习或是排位都可以称得上是完美,结果一出引擎故障又毁了一个周末的好心情。

黑发的新闻官从位置上起身,准备等索尔回来了之后安慰他几句,然后带他去接受群访。不过在这之前,可怜的金发大个子还得先去见一见指挥台上的赛道工程师和领队,这不是什么事故,没什么好解释的,只是得去打个招呼。

他很快看到索尔回来了,银色的头盔和颈部保护架提在手里,金发翘得乱七八糟,脸上写着一个大写的不开心。他确定对方看到自己了,并对自己做了个等一下的手势,将手里的头盔塞给体能师之后径直跑去控制台找海姆达尔了解情况去了。

洛基低着头在门边上刷手机,翻完推特首页之后拦住了正好路过他的、管理车队推特的西芙,笑着说了一句:“看起来赛季前拍的那么多索尔‘oops’的gif又可以发新的一个了。”

“我倒比较希望哪天能发他披国旗的,那几张图可一直没机会见天日呢。”西芙笑了一声,在自己的iphone上继续戳戳点点,“他来了,还有采访?”

“群访,例行公事。”洛基耸耸肩膀,和西芙打完招呼之后走向因为太热而将防火服解开一半系在腰间的索尔,“我提醒你一句,兄弟,别乱说话别喷引擎供应商。”

“我知道,只是我今天的发车还真的不错,要不是引擎故障……”索尔接过洛基手里拿着的另一个手机——那是他的——看了眼未读消息之后重新丢进了洛基的口袋里,“又到了我最讨厌的部分了。”

“你总该面对它的。”洛基拍了拍他的肩膀,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话安慰他,“下一场会好的,至少你能跑完。”

“你上一场也是这么说的。”索尔扯了个不好看的笑,跟着洛基一起走向混合采访区。

 

 

 

 


评论 ( 6 )
热度 ( 4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