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KE me baby, or LEAVE me
玻璃心一级选手

© 莲久凉。
Powered by LOFTER

【基锤】Too Close to the FLAME 02

CP:向导!Loki/哨兵!Thor

分级:NC-17


前文:01


更新:

>>>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索尔没有见到洛基,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尽管为此索尔觉得有些失落,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逼得太紧,或是说错了什么话。洛基离开时有些慌乱的模样回忆起来只让他觉得发笑,他已经很多年没有见到洛基那般慌张的样子了。

现在,他那只和他一样体型结实的精神动物正在他身边有一搭没一搭地摇着尾巴,像一个视察自己领地的王者,跟着他在角斗场的武器库里找一个顺手的武器。他被允许带些武器上场,以免赤手空拳,三两下就败下阵来,高天尊需要一场足够精彩的对战。

他本来想再找一把锤子,但这里只有些可笑的、迷你的、看起来只能当做中庭人的维修工具的玩意儿。没有一个如同他的乔尔尼尔那般好用,也没有一个如他曾经的武器那般听话。他叹了口气,放弃了自己这种不切实际的想法,最后拿起作为一个战士来说用起来最为顺手也是最为基本的武器,一面盾牌与一柄长剑。这敦实的金属武器让他想起了自己幼年时接受训练的样子。他很久没有挥舞过这样的武器了,只希望他们仍然顺手。

他在武器架之间继续搜寻着可以用得上的东西,很快却被另一样事物吸引,转移了注意力——他看到一匹白色的骏马,再具体一些,是一匹带着翅膀的、只在阿斯加德才会出现的飞马。他很确定这是某个人的精神动物,虽然微弱,但他在附着在飞马身上的精神力里甚至还感受到了缠绕其上的些许魔力。

索尔有些惊讶,来到这里的时候他并未发现,或者说他还没有机会发现是否有人和他以及洛基一样来自仙宫。现在看类,除了他们两人之外,的确还有其他阿萨神族的存在。

索尔穿过人群,在被栏起的屏障一侧张望着另一边属于自由的酒馆,很快看到那个把他带来这里的雇佣兵,被叫做142号的那一个。他从她手臂上的纹身认出这是一位瓦尔基里,他看了看飞马,又看了看142号,觉得这精神动物的主人找起来着实不太费力。他的雄狮穿过屏障,向那匹飞马跑去,又很快在它面前停下,用一声吼叫唤起了它的注意力。

“你吓着我的马了,王子殿下。”那有着深色皮肤的瓦尔基里醉眼朦胧地看向索尔,“有事吗?”

“你是一个瓦尔基里。”索尔的语气有点惊讶,他努力组织着自己的语言让自己看起来亲切点,“我以为你们没有一个还活着,说真的,我小时候还盼望着自己能做个女武神呢。”

“所以?”142号从椅子上跳下来,走近屏障,空了大半的酒瓶歪歪扭扭地被用来指向索尔,“我已经不属于阿斯加德,我现在只是萨卡星上的雇佣兵142号。”

“可阿斯加德陷入了危机,我需要人帮忙。”索尔答道,完全不顾对方在说什么,只是急切地想将自己要说的说完,“而我几乎可以说是因为你才被困在这里的。”

“那又如何。”142号砸碎了手里的酒瓶,玻璃瓶敲在地板上破裂的声音一瞬间盖过了音乐,所有人都向她看来,她摆手示意并没有出什么事,“这和我没关系,就算你的狮子能和我的马套上近乎,阿斯加德之于我是个讨厌的地方。”

索尔还想说些什么,可是广播里传来的属于高天尊的声音打断了这场绝对不算愉快的谈话。142号走过去摸了摸狮子柔软的鬃毛,粗暴地将它从飞马身边拉开,砸向索尔,她手里握着电击器,在索尔来得及说出下一句话之前,就将开关摁下。

阿斯加德的王位继承人未免有点太吵了,她摇着头,看着面前爬回来的狮子冲着她吼了两声,震得她耳膜生疼,怕不是将她当做了敌人。而就在她准备好指挥飞马迎击的时候,它头也不回的跑远了。

“够奇怪的。”她看着雄狮消失的方向挥挥手,将那电击器塞进口袋里,打了个响指,目送索尔被守卫拖走:“玩的开心,王子殿下,祝您旗开得胜。”

 

>>>

至于洛基,他在唤回耶梦加得之后,便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模样,拿着观战的请柬坐在属于高天尊的包厢里的一角,一杯接一杯地给自己灌酒,好像这样就能让自己忘记刚才那种简直不合理智的冲动行为。当他听到音乐变换,场地中央响起垫场赛结束,真正的决斗即将开始的时候,他不得不承认,多年以来他极少数有如此紧张的时刻。

耶梦加得不知何时自己跑了出来,正直着身子朝门口的方向吐着信子。洛基发现这点后忙伸手去平复这突然戒备起来的毒蛇。他感觉到有什么东西正从门外跑来,也许是个并不友善的东西。他甚至已经捏起了一个法术,只等那东西现身时直直地朝他丢过去。

“嘿,我的朋友。”高天尊突然出现在他身后,拍了拍他的肩膀。洛基脑子里紧绷着的橡皮筋突然被不知情的人给扯断了,好在他反应很快,没有将手上的法术丢向高天尊而是捏回了手心里,他挤出一个社交性的笑容来,却没什么心思来应付这个星球统治者的寒暄。

“怎么了?”洛基转过椅子,手搭在吧台上,让自己冷静一些,“我是说,比赛快开始了吗?”

“马上,马上。”高天尊拍了拍手,“我很期待新来的那位雷霆之人和我的冠军谁会更厉害一些。”

“我可是下了不少的赌注在你的冠军身上。”洛基找到了适合的切入点,抿了口酒,并吩咐耶梦加得去看看外面究竟发生了什么,“希望他不会让我失望。”

“他当然不会。”高天尊笑着点头,语气里有百分之两百的肯定,就好像他的确留了什么后路一样,“我会让他赢的。”

盛大的表演即将开始,洛基在寒暄过后跟着高天尊从吧台走向了前排的沙发,耶梦加得还没有回来,但在索尔登场时全场几乎漫天巨响的嘘声里他透过蛇眼看到了对方那头愚蠢可爱的狮子,正低着头同自己的毒蛇对视。他忍住骂脏话的冲动,死死盯着下方巨大决斗场里举着看起来就没什么威力的剑和盾牌的那个人,很快他注意到除了那看起来不堪一击的武器之外,索尔那本来披肩的长发也被人削短成了利落的短发。

这么看起来的确也挺好看的,不过比不上长发的样子。洛基在心里写了个评论,随后死死盯住了另一边,属于索尔的敌人的那一侧。门猛然被撞开,里面那个巨大的身影冲出来的时候,洛基只想在心里骂上不知道多少句脏话。

从一种角度上来说,他对浩克恨之入骨,因为他在地球所受过最大的屈辱和惊吓就是来自于这个绿色的巨人。而从另一种角度上,他同样同情这个生物,毕竟他们都是可以被称之为“怪物”的存在。

他看到索尔露出了一个巨大的笑容,也听到他对着自己叫喊着,让自己看看这位老朋友的存在。他忍住了拿出一把刀丢下去将索尔钉在地上让他闭嘴的冲动,回头应付着因为自己表现出来的过度震惊而来嘘寒问暖的高天尊。

“我还真没想到是这种对决。”洛基用手撑着脸,看向下面正在同浩克说话的索尔,就算不用精神力去触碰索尔,他都能感受到对方从内而外发散出来的轻松和高兴的心情——直到他被浩克一拳打飞。

坐在顶层包厢里的人眯起眼睛,试图看清场面上都发生了什么,直到他看见那头雄狮出现,开始帮助自己的主人干扰浩克的时候,才隐约感觉松了口气。无论那头蠢狮子是因为什么原因想要来找自己却没有进来,现在他都没有这个时间去询问究竟发生了什么。

浩克并看不到精神动物的存在,但是他有超乎常人敏锐的直觉,就算有精神动物帮着干扰,索尔依旧想通过不太伤害对方的方式来结束战斗,这就让他陷入了某种被动的情景里。不过还好,他是个聪明的战士,很快就发现“讲道理”这种方式对于浩克来说根本行不通,他便放弃了这个主意,并放弃了自己手里并不经用的刀剑,从浩克的手中抢夺他的战斧来使用。

下方的战况激烈,但洛基竭力掩饰着自己面对索尔被狠狠砸在地上时并不愉快的心情,他甚至开始紧张,不同于索尔第一次被浩克用拎起来甩的方式砸在地面上时那种让他尖叫出生的爽快利落的心情,剩下的时间里他一直有些微妙地不安。他对这座星球的了解未免还是太浅,光是整个角斗场里混杂着的各种声音就足够让索尔失控的了。

等等。洛基的目光依旧盯着索尔与浩克的打斗,可精神力却在四周漫游着,他突然捕捉到一匹巨大的飞马,应该属于一位同样来自阿斯加德的女武神。可无论在哪一本书里,都写着她们全部在某次战役中陨落的故事,她的出现没有分毫的合理性。

可就在他想要去试探一下这位可能是退役了的或者是因为某种原因而逃脱死亡的瓦尔基里之前,索尔正如他所料想的那样,失控了。雷从天空中劈下,落到他手中,借给他比以往更大的力量将浩克打飞。他的眼中仍有电光,电流在他四周攒动,仿佛下一秒就能炸裂开一般。洛基突然想起奥丁的话来,他说如果乔尔尼尔是为了让索尔更好控制他的能力的一个助力,那你强大的精神力便是保护他不受其害的枷锁,那份力量太强大,索尔很可能无法自己控制住它,所以他需要你。

他闭了闭眼睛,再睁开时做出了某种决定。原本瘦小的毒蛇在主人的允许之下放大自己的身形,从空中一跃而下,缠住正在发狂的狮子,尖牙刺进后颈,却并没有喷出任何一点毒液。洛基不知道自己这么做到底对不对,但他的确做不到对索尔的事情坐视不理。他为索尔建立起精神屏障,将一切声音屏蔽,在他下一次用带电的拳头把浩克打飞之前,飞快地告诫索尔不要把整个竞技场一起炸飞了。

好在他的确有些担心过头了。在索尔来得及走过去对浩克用出下一击之前,他突然倒在了地上。毫无疑问,某种知名不具的暗箱操作。洛基神色复杂地看了一眼高天尊不知道从哪里拿出来的一个电击控制器,由着自己的冷笑溢出嘴角,“你的冠军赢得可真漂亮。”

“谢谢夸奖。”高天尊不觉得一切有什么问题,他在兴头上也没有听出洛基的话有什么问题,“我的冠军赢得毫无疑问,不是吗。”

“是啊,他很棒。”洛基站起来,依旧盯着舞台中央因为电击而昏迷过去的索尔,不知道是在夸奖浩克还是在夸奖索尔。他指挥还留在场内的毒蛇游过去查看一下索尔的情况,发现只是电晕了之后稍松了口气。

浩克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对手已经被暗箱操作倒在了地上,还想继续对他一顿猛砸。看到他这个举动的阿斯加德邪神瞳孔猛然缩紧,抬手用魔法拾起落在地上的巨型战锤,将浩克砸进了墙里。他拍拍手,对着一脸讶异的高天尊解释道:“抱歉,我觉得这样或许才公平。”

高天尊上下打量着洛基,这让他觉得很不舒服,在他准备找一个借口离开去看一下索尔的情况的时候,萨卡的主人才开了口:“我想你和那个什么雷霆之人真的认识。”

“的确。我们曾经关系很好。”洛基点头,他看到耶梦加得趴在索尔的身上,一瞬之后,便顺着无人设防的领域钻进了那一片火海的阿斯加德,他回过神,答道:“不过都是已经过去了的私事,恕我告退。”

他没等高天尊回答他任何一句话,就匆匆地带着不安和犹豫离开了这间依旧热闹着的包厢。楼下呼喊“浩克”的声浪依旧冲天,他关上门,走进安静的走道里,不去考虑他之后该如何才能平息高天尊的怒火,他总会想出办法来的。

只一转眼,他便走进索尔那满是火焰和灰烬的阿斯加德来,耶梦加得变回了看起来细小无害的模样,正缠在索尔的脚踝上上下游动,一刻不停。他走过去站到失去了长发的神祇身侧,背着双手,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我曾经以为你不会想再来这里了。”索尔将自己的目光从那些废墟之上移开,落到身侧人的身上,“这儿曾经很美。”

“我怎么会不想。”洛基看着这片废墟,就能轻而易举地在脑海里描绘出它们曾经金碧辉煌的模样来,“只是我与你不同,而这刻在骨子里的差异最后导致了我们分道扬镳。”

“但这并不代表你不能回来。”索尔蹲下来将耶梦加得捧在手心里,还给洛基,“而且你的蛇明明还是那么喜欢我。”

“可那鸿沟太深,没有什么可以修复深渊。”洛基没有接手,干脆向前走,去寻找曾经连接在这里的,彩虹桥的尽头,“就像你不会知道彩虹桥一旦断裂你要怎么修复它一样。”

“有海姆达尔在就行了。”索尔跟在弟弟的身后,突然笑起来,盯着断裂的桥梁另一端空无一物的黑暗,“离开阿斯加德不一定非得走彩虹桥不可,我们明明还有别的道路。”

“比如?”洛基猛地转身,差点撞在了索尔的身上,他不知道自己该如何与之对话,好像自己的拒绝或是反驳都会被索尔当成同意来听,“你总得说服我,哥哥。”

索尔扶了一下洛基的肩膀,让他别摔在自己身上,然后开口:“我刚才看到了父亲,他说我的能力并不储存在锤子里。”

“所以你失控了。”洛基将前因后果联系在一起,很快得出了一个结论,“因为失去武器之后,控制雷电变得困难了。”

“也不全是。”索尔觉得自己简直是在被质问,他努力地想要将话题引到另一个方向,“只是第一次这么做比较难控制而已,但不是还有你吗。”

洛基被他的话噎得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他的确是下意识地就想到了索尔是否会因为一些原因暴走,并且下意识地就为他开始疏导,将他的感官保护起来,尽管他用了一些年岁来改正这个毛病,但是比起没有索尔的日子,与他在一起的时间才是长到让人无法数清。

“你不知道我有多想摆脱你,我有时候真的受够了做你的最后一道防线。”洛基被索尔拦住了去路,指尖刃在掌心转了半圈又收了回去,这个境地说到底是由他自己一手造成的。

“你明明乐在其中。”索尔将手中的蛇交还给洛基,不再继续纠缠下去,“我试过修好这座桥,但我最多只能做完一半。”

他觉得自己的暗示已经足够清晰明了,就差没有告诉洛基,他们的关系向来都可以被修复,他从不介意洛基所带来的巨大痛苦,就算是海拉真的会放出苏尔特尔使他将阿斯加德付之一炬都不能改变他的主意。

洛基知道自己被逼到了悬崖边上,可能索尔想逼他做出一个选择,可是他并不是一个不会给自己留后路的人。他用早就想好的说辞再一次将自己从悬崖边缘救了回来,他说:“阿斯加德需要你,但阿斯加德不一定需要我。”

下一秒,他就消失在了索尔面前,空荡残败的彩虹桥悄无声息地嘲笑着雷神。在这个事件里他总是没有主动权,尽管他看起来已经足够主动,但一切的答案仍被洛基牢牢握在手中,不肯松开,使他求而不得。


TBC

评论 ( 5 )
热度 ( 13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