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KE me baby, or LEAVE me
玻璃心一级选手

© 莲久凉。
Powered by LOFTER

【Hyde/Jekyll】Gone with the sin 02

原作:Jekyll&Hyde the musical

CP: Edward Hyde/Henry Jekyll

分级:NC-17

Note:斜线有意义,现代AU

Warning:因为作者自身的部分原因,请不要以任何形式或任何方式将此文推送or交给该剧中文版演员或相关剧组staff观看,多谢谅解!

前文:01



更新:


但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Hyde都不是一个好的合作伙伴。在Jekyll沉迷在实验室里无法自拔的时候,他总会在他的脑海里哼着走调的歌,劝他赶紧出去转一转。他的助手,他的朋友都在实验室里听到过Jekyll的怒吼,他拔高了调子让Hyde闭嘴,可除了他以外没人知道Hyde究竟是谁。

一个传言逐渐地在医院里传开,那位向来以美德和敬业所被人熟知的Jekyll博士可能是得了某种疾病,他疯的厉害,将一切投入了一个并不会成功的项目里,并且沉迷其中,无法自拔。

Jekyll的助手已经有很多天没有来了,他给他放了个长假,说这项研究无论如何都只能由他自己一人完成,他开始住在实验室里,整天整天地开着录像机,冲着镜头“自言自语”,然而事实上也从没有人知道他的录像带里究竟都有些什么。

 

这一天Jekyll是从冰冷的地上醒过来的,闹钟在六点准时将他吵醒。他已经习惯了自己从地上醒来,毕竟Hyde从不会好好地睡到那张他特意支起来的行军床上——他嫌那个床太过坚硬,根本比不上柔软的床垫,和睡地板没有什么两样。他像往常一样关掉录像机的录制按钮,查看在夜里Hyde都干了些什么,却发现了一些异常。

他们有过一个算不上平等的协议,Hyde得如实地记录下自己占据这个身体的时候所发生的事情,但Jekyll自己也知道,这单方面的协议并不能真的约束什么,更何况Hyde从一开始就不怎么受到自己的约束。

他将自己变成了实验体,却无法控制自己。

录像里,Hyde不知道从电话中听到了什么,很快就变得暴躁起来,他不停地在实验室里转着圈,时不时将椅子或是空着的桌子踢翻;他嘟囔着什么,但是离得太远让人听不清楚。这样绕了几圈之后,Hyde才渐渐地平静下来,好像是控制好了自己的情绪,走过来凑到了摄像机前。

Jekyll只觉得疑惑,他知道Hyde并不是什么好说话的角色,他暴躁而易怒,几乎就是自己所有想要摒弃的东西的集合体,他花了一段时间才终于明白过来这个不知如何出现的人格本就是自己的一个部分。

“Jekyll。”录像里的Hyde将脸凑在镜头前面,几乎是贴上去了,这让他的脸在录像里变形并让人觉得可怕。“我知道你会说什么,”他说,“但有的时候人确实该遵从自己的内心。我知道你很想做一些事情,这本不该由我来,只是你自己并不打算做。”

被点名的人并不知道自己在听怎样的一种宣教,他耐着性子继续看下去,直到他看到Hyde拿走他搁在橱柜里的手杖走出了实验室的时候,才意识到有什么事情不对。那手杖是父亲留给他的礼物,而乌木制成的手杖足够用来杀人了。

“你做了什么?”Jekyll问出声来,他将录像机快进了几个小时,当中果然是一片空白,他不知道昨天的Hyde到底去了哪里,做了什么事情,这让他觉得恐惧万分。

“什么都没有,Jekyll博士。”Hyde的声音出现在他的脑海里,“我们说好白天会是完全属于你的时间,你就不该把我吵醒的。”

Jekyll并不相信另一个人的说辞,他继续将录像快进,直到三个小时以后,他才终于看到Hyde重新出现在了镜头里——完好无损,就好像他只是带着那柄手杖出去转悠了一圈。

“这东西正好可以用来记录。”他摆弄了一下摄像机,确保自己的脸在镜头里,“说实话,外面的新鲜空气让人着迷,Jekyll博士,你真不该把我关在实验室里。”

“我也只能这么做了,谁知道我会不会放出一个弗兰肯斯坦的怪物那样的东西。”Jekyll将接下来的录像看完,发现没有什么异常,最多的就是Hyde的自言自语之后,松了口气,“我不是说你是个怪物,只是……”

“你知道该怎么解释我的存在,只是不愿意罢了。”Hyde打了个哈欠,他的声音懒洋洋的,都能从里面听出不可一世的姿态来,“你做不到的,Jekyll,我猜你还没有看新闻。”

闻言,Jekyll拿出手机来搜索消息,网页尚在加载时,实验室的门就被人敲响了。他匆忙去开门,来的是两个警探,他将人迎进来,趁着空闲扫了一眼新闻,有些吃惊。一位医生死在了自己家中,而那位死者他相当熟悉,正是曾反对过他的理论的人。

“Jekyll博士,我们因为一起谋杀向您进行询问。”那两位警探看起来像是公事公办,向他递出了照片,“请问您认识死者吗?我们听说您与他有些过节。”

“我认识他。”Jekyll很快回答道,“我们的过节只是专业上的理念不同,除此之外并无其他。”他顿了顿继续补充,“我刚看到了新闻,但是我想很遗憾,我昨晚一直在实验室中,并没有离开过,所以帮不上什么忙。”

那两位警探点了点头,又询问了他几个问题,听起来都是些例行公事。他同样看了根据目击者的证词所画的画像,Jekyll当然否认了自己认得画中的人物。在终于将人给送走后,实验室重新恢复到只有他一个人的状态,他立刻从角落的柜子里找到了那根乌木手杖,毫不意外地在手杖尖端看到了丁点的血迹。

“Hyde。”他将手杖放回原位,关上柜门并上锁,“你到底做了什么?”

“你本来就想做的事情。”Hyde回答他,伴随着一连串的大笑,“承认吧,Jekyll,我们是同谋。”


TBC

评论
热度 ( 3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