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KE me baby, or LEAVE me
玻璃心一级选手

© 莲久凉。
Powered by LOFTER

【Hyde/Jekyll】No one's there


原作:Jekyll&Hyde the musical
CP: Edward Hyde/Henry Jekyll
分级:NC-17
Note:斜线有意义,无营养睡前段子,未完,可能有后续。 ​


Jekyll知道自己正深陷一场噩梦之中。
他蹒跚在无边无际的黑暗里,跌跌撞撞得不知道摔出了多少伤口,可他停不下向前的脚步,不停寻找可能处于未知前方的出口。
如果这里就是地狱的话,他想,这里也未免太过平静了,连那说要等着自己的Hyde都不存在。
他尝试着呼唤Hyde的名字,可无论是从自己的脑海中或是周围的任何一个地方,都没有听到那魔鬼的声音。
不知走了多久,他听到一些细微的声响,像是什么液体向下滴落的声音。这让他停下了脚步,摸索着触及到一片冰凉湿润的墙壁,他不知道漆黑一片的通道墙面上到底是什么东西在流淌。伸手沾上之后,他发现那液体有些粘腻,凑过去闻了闻,倒像是血的味道。
他做了几个深呼吸,让自己平静一些,可这全然没什么用处。
液体滴落的声音越来越大,从四面八方传来,快要将他淹没。他陡然睁大了眼睛,转动着身体想要在漆黑之中寻找一丝让人安心的光源。没有,什么都没有,他独自一人,身处不知位于何处的黑暗之中。
Jekyll突然开始感到了慌张,他尖叫出声,随后猛然睁开了眼睛——
“晚上好,Jekyll博士。你做噩梦了。”
Jekyll听到了Hyde的声音在脑海里响起,让他觉得一切都正常了起来,他从地上捡起不知何时被自己甩下去的毯子,在柔软的扶手椅里坐直了身体,捋了一把头发之后才缓过神来,开始和Hyde搭话,“一个噩梦而已,在你出现之后我做了够多的噩梦了。”
“我可不喜欢这种说法。”Hyde笑出声来,就好像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我明明替你解决了不少麻烦。”
“如果那些可以算是麻烦的话。”Jekyll揉了揉额角,他觉得自己在经历了这场梦境之后比以往更为虚弱一些,而那萦绕在梦境里的声音并没有因为醒来而散去,他有些茫然。
“看看你自己,Jekyll。”Hyde今天少有的充满了耐心,“我可能做了些不太好的事情。”
Jekyll疑惑了几秒,随后看到了自己手臂上歪歪扭扭划开的伤口,看起来这伤口还新鲜,还在往下滚落血珠,他还没问出口,就听Hyde继续说了下去:“虽然不知道你做了什么梦,但是我叫不醒你。”
“我……”Jekyll扶着扶手站了起来,去处理自己的伤口,他盯着房间里的镜子,挣扎了半天之后才答道,“我梦见了一个没有你的地狱。”
“这可很新鲜了。”Hyde的语调上扬,他还记得自己曾经说过的话,“毕竟,我会在地狱等着你的。”
“这不一样……”Jekyll盯着镜子,通过镜子,他总觉得自己能看到Hyde。他的话说到一半却又卡住了,他说不清到底哪里出了差错,怎么他也笃信Hyde会一直和自己在一起了。
“有什么不一样的。”Hyde插嘴进来,他看着Jekyll给自己包扎伤口,有些不耐烦起来,试图抢夺身体的主动权,“这种小伤,放着自己也是会好的。”
“你不是医生,我是。”Jekyll低着头给自己的手臂缠上一圈圈绷带,最后还费力用牙帮忙打了个漂亮的结,“我不能拿自己冒险。”
“你冒的险还不够少吗。”被压制住了的人声音慢慢低下去,不过只有一个瞬间,很快就恢复了平日的狂妄,“你该休息了,Jekyll。”

评论 ( 3 )
热度 ( 3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