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KE me baby, or LEAVE me
玻璃心一级选手

© 莲久凉。
Powered by LOFTER

【邪瓶】今天晚饭吃什么?

/邪瓶无差吧

/一个复健,没什么营养的小短打。可能是舞台剧衍生。

/胡编乱造,不要在意细节设定和剧情。

/我完全不知道要打什么tag因为看起来更像是一个四人雨村日常……可能是存在于我脑海里很久了的一些闲散场景

 


 ——今天晚饭吃什么?

——今天吃鱼,我和小花钓的。


吴邪提着钓竿和装着钓上来的鱼的水桶,和小花有说有笑地晃悠着走进他们的小院子,刚打开门,一只脚还没踏进去,就听到王胖子的声音:“唉我说天真啊,小哥又跑到哪儿去了?还没从山里回来啊?”

“我怎么知道。昨天晚上他一声不吭地就走了,到要睡觉了也没回来。”被问到的人嘟囔着,将那一桶鱼搁在地上,拖了个凳子坐下来就盯着自己的战利品皱着眉头。

小花在后面关上门,低着头摆弄着自己的手机,也不知道到底有没有信号让他发消息。王胖子还在摇椅上躺着,头也没抬地打着毛线,看起来倒是一副惬意的样子,声音传了老远,看他们都回来了,连忙坐起身,凑过去看桶里的鱼,“晚上吃鱼?”

“我倒是想。”吴邪把自己的袖子捋起来,盯着那桶子鱼直犯愁,目光很快落到自己的好兄弟身上,“胖子,你会做吗?”

“如果你指的‘做鱼’是把鱼洗干净了丢锅里煮熟了,我勉强算会。”胖子也凑过来看着这桶,“战利品还挺丰盛的啊。”

“就知道不能指望你。”吴邪抬头目光划过小花,很快就又移开了,“反正也不能指望客人来做菜。”

“你们的厨子,不是哑巴张吗。”解语花合上手机,看到活蹦乱跳的鱼将水花都溅了出来,悄无声息地把凳子挪远了一些,才插进话来,“大厨又消失了?”

“他去山里思考人生了。”胖子答,“一般来说少则一晚上多则一礼拜,才会回来。”

“那你们之前是怎么解决伙食的?”小花看了看天,突然被勾起了好奇心,“清粥淡饭?还是干脆不吃?”

“哝,胖子只会下饺子。”吴邪努了努嘴,躲开了胖子丢过来的拖鞋,硬生生把话拐了过去,“也没那么夸张,只是你知道小哥的刀功好,有些菜还的确只能让他来做,像是鱼片之类的。”

“你这其实是馋了吧。”小花摇了摇头,继续忙他自己的去了,低着头在手机上敲敲弄弄,突然想到了什么,“要不,你去找他?”

“也不是不可以……”吴邪仰着头叹了口气,从椅子上起身,拍拍衣服的下摆,“我大概知道他会在哪里。”

“唉不是你怎么就又知道了。”胖子收起了毛线觉得有点不对劲,又说不上来,一扭头吴邪已经转进了屋子,也没办法,只能一拍大腿重新坐了回去,跟小花唠嗑。

没过多久,吴邪换了身上山的衣服出来了,路过胖子的时候还拍了拍他的肩膀,“看好这桶鱼,我和小花好不容易才给钓上来的。”

解语花在边上忍着笑,别过头去控制了一下表情才回答刚才胖子在问他的事情,搞得王胖子觉着有些莫名其妙,“笑什么?”

“看好鱼。”小花咳嗽了一声,站起来准备去里屋,临走没忘拍拍王胖子的肩膀,“当心吴邪回来不放过你。”

 

山里其实根本没有路,吴邪也只是偶尔听张起灵说过几次他一般会走什么样的路线,他一直对于山里到底有什么秘密这件事讳莫如深,一旦吴邪或是王胖子问得紧了,就会掉头离开。

这么说来小哥已经走了一晚上了。吴邪拨开眼前挡路的树枝,在层叠的树叶下面找到一条好像有人踩过的小路。尽管张起灵一直对一些事情绝口不提,但吴邪仍然知道,每一次张起灵从山中回来,总是带着伤的,就好像和什么东西搏斗过了一样。

他的好奇心也催使他问过,可到最后却也是放弃了,毕竟他用尽了方法,和胖子甚至悄悄跟踪过张起灵,最后却都没有找到答案,就如同缠绕在他身上的秘密从未被解开过一样。

然而事实上,真正让他放弃追寻张起灵所追寻的的东西的原因,是张起灵所做下的承诺。这件事说来有些复杂,但解释起来其实也不过就是那么回事儿,也就是有一次张起灵带着一身不知道被什么东西挠出来的伤口回来的时候,终于将吴邪的怒气惹了出来。

“小哥,我是不想管你到底去做了什么,但你这一身伤是怎么回事?”吴邪的嘴巴向来是不饶人的,可仍然去找了药膏纱布来,给人清理伤口。

“你说过不问的。”张起灵扯开衣服的时候轻皱了一下眉头,背上的口子粘着衣服让人觉得有些难受,不过也就是一瞬间的事情,他没让吴邪看见,“小伤而已。”

“就算你伤好的快也不能这么折腾自己啊。”吴邪边给他上药边碎碎念着,“要是哪天你回不来了我们上哪儿找你去。”

“我会回来的。”张起灵低着头,长久没修剪的头发遮着他的眉眼,“我在找一样东西。”

听到这话吴邪的手一顿,按在伤口上的力道重了几分,收回手去观察着张起灵的表情,见他倒是没什么反应,“又是你家的事?”话一出口却又很快自己接了下去,“你看我这不是白问。”

“是。”小哥点了点头,答道,“你要是不放心,我可以告诉你我去的地方的入口。”

“你说,我记着。”吴邪几乎贴在张起灵身上,就干脆贴着他的耳朵讲话,这让张起灵觉得有些难耐起来,随即挪了挪自己的位置,一时间忘了回答。

等他回过神来,开始解释路线的时候过了几分钟,好在吴邪也没在意,话题很快继续下去,张起灵将路线描述了两遍之后,看着吴邪,以确认他是不是真的记住了。这个时候他身上那些大大小小的伤口被吴邪处理得差不多了,但他并不想动,就转了个身揽着吴邪让他给自己复述。

真要说起来,吴邪记得更清楚的反而不是那条难走的线路,而是那个下午暗下去光线里,他和张起灵凑在一起用完全没有必要的耳语音调聊天的情景。

回忆结束。吴邪觉得自己可能是想得太多了,他靠在一颗歪长的树上休息,这偌大的森林本就容易让人晕头转向,他开始后悔自己上山来找张起灵了,现在的情况怎么看他还没找到人自己就先找不着北了。深山老林里还没有信号,他的小破手机终于变成了名副其实的砖头,只能拿来当个指南针使唤了。

好在他的运气一向足够好,从最初到现在,除了增长的手段和历练,这运气陪着他走过了大大小小的墓,也同样带着他找到了张起灵所说的地方。

那看起来就是个平淡无奇的山洞。吴邪打开手电筒往里照的时候还看到了熄灭不久的火堆,他不知道这个山洞会通向哪里,里面的情况张起灵并没有再向他多说过。他往里走了些,却没找到任何继续通向更深处或是下方的入口。这让他开始犯难,尽管他找到了正确的位置,却依旧不知道该怎么找到小哥。

“喂——”最后,他放弃了无用的胡思乱想,从地上捡起一颗小石头,丢到墙壁上,发出巨大的回响,用一种逗趣的不正经调子扯开嗓子开始喊:“张起灵?张起灵你在吗?”

叫了几声没有回应之后,他又冷静下来,将手电调亮,继续打量着这个地方,看起来比起什么地方的入口更像是一个用来休息的地方。他决定再等一会儿,手机上的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就在他等得快失去耐心了的时候,有什么人进来了。他听到一声刀剑出鞘的声音,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用手电筒照过去。

“吴邪。”来的人是小哥,他收起刀,看起来也有些意外,“你怎么来了。”

“来找你。”吴邪挠了挠头,答道,“早上和小花去钓了点鱼,他们差我来找你回去做饭。”

听到这个答案,张起灵少有的愣了一下,叹了口气之后去把吴邪从地上拉起来,一言不发地走在前头。

“我可跟你说,今天鱼还真钓上来不少……”吴邪将手电插回口袋里,捡起自己的手机,跟在张起灵的身后,沿着来时的方向往回走,“我怎么觉得这路和我来的时候走的不一样。”

“你运气比较好。”张起灵回头看了他一眼,又提醒他注意脚下,走了一阵子便很快到了山脚下。吴邪四下打量着,果然是和自己上山时完全不一样的路线。

“行了,总之我找到你了。下次别再一声不吭就进山了,好坏告诉我一声。”吴邪手插在口袋里说得很是轻巧,“走了走了,回家做饭。这么一折腾我都饿了。”

张起灵应下来。他没有说,他其实并没有做完这次进山时本来打算做的事情,可看到吴邪专程来找他,却又是没办法说出自己不回去的话来的。

 



没了。


评论 ( 5 )
热度 ( 22 )